今天是:
首页  陵园简介  政务公开  陵园揽胜  陵园动态  教育活动  红色记忆  共建单位  网上祭扫  所获荣誉  服务指南
  【 红色记忆 】  您的位置: 首页 -> 红色记忆   
播燎原火种④——白色恐怖志士牺牲 坚持斗争薪火相传
来源:启东烈士陵园  发表时间:2020-3-9 

专题一:播燎原火种

第四期:

白色恐怖志士牺牲 坚持斗争薪火相传

    “八八”暴动失败,标志启东早期革命高潮过去,革命低潮时期斗争来临。“八八”暴动后,一场极其残酷的阶级大报复开始了,整个启东陷入了严重的白色恐怖之中。

    国民党省政府急调省保安队一个中队来启“清剿”。反动政府和恶霸土豪勾结,也组织二三百人的“保卫团”,大搞

    所谓“军民一致剿匪”。他们在全县范围内蒙骗群众,开展所谓“捉强盜”“抄盗窝”的罪恶活动。88日下午,反动政府的警察包围安平村,大肆搜捕。有人因为刚结婚,用红带子扎袜子,竟然也被当作“红军”而被抓。

   在永兴地区,恶霸沈士骧组织一帮打手,到处捉人放火,共拆屋烧房33家之多,仅倪士珍埭上,就放火烧了倪士珍等410多间房子。著名女共产党员赵芝兰、著名红军战士宋志祥就是被他捕杀的。沈士骧把宋志祥烈士的心肝挖出来,祭奠其当年被红军镇压的亡父,并将烈士头颅挂在安平村路灯杆上示众一年多。

   在新安地区,反动地主组织的“保卫团”仅在1224,就残杀9名共产党员,并把他们的家抄光、砸光、烧光。在二厂地区,领导大生二厂罢工的中共通海特委委员张辛、工运领袖黄章富也遭杀害。其中黄章富烈士则被拴在汽车后面,活活拖死。在垦牧地区,江允升、周智民、顾献桃、倪思九等也相继遇害。

   这一时期牺牲的革命志士还有许多,党的领导骨干大多被迫撤离。19309,参加“八八”暴动的启东共青团书记周趾麟不顾环境险恶,毅然要求留下来,开始了启东早期革命斗争中最后最艰险的一段斗争。周趾麟找到失散的红军战士,重新组成一支20多人的武装小组。11,该小组在南清河袭击了国民党警察队,并打击了恶霸沈士骧,烧毁其50多间房子,土豪劣绅的嚣张气焰被镇压了下去。后该小组一直在惠丰、北新、垦牧等地秘密集会,训练武装,发展组织。

   由于敌人活动密集,为增加回旋余地,19315,启东、海门两县合并建立启海县委,周趾麟任书记,徐宝珍、王兴宇、施廉等为县委领导成员。7,王兴宇在启东大生二厂发动工人运动,遭厂实业队逮捕。此后,启东境内环境更为恶劣。为了改变这一不利的局面,10,启海县委举行了一次重要的会议,调整了县委成员,并决定重新打出红十四军的旗号,成立中国工农红军第十四军第一支队第二大队,沈士强为大队长,具体工作由刘志成负责。19324月至5,周趾麟和刘志成率红军大队,连续镇压了启海地区的一些罪大恶极的恶霸地主以及三区保卫团团长陈元芳等人,并且张贴布告,公布其罪状。519,红军战士顾朝献因打探消息而被海门三区保卫团抓捕。在严刑拷打后,顾叛变并供出县委活动地点。当晚,周趾麟、刘志成、沈士强等县委领导人和党员骨干共8人在癫巴镇被捕,枪支、弹药也被搜去。这是启海党组织首脑机关遭受的最大一次损失。

   中共南通中心县委获悉后,随即派书记黄家骏赶赴海门召集紧急会议,组织营救委员会,同时开除危险分子高伯良的党籍。由于国民党启东县长费公侠坚持引渡周趾麟,营救失败。6,周趾麟被费公侠用兵舰引渡至启东,刘志成等于第二年年初被解往镇江,交军法会审处审理。就在启海县委机关被敌破坏后不久,高伯良叛变,致使赵克明等共产党员被捕。7月、8,启海著名的共产党人周趾麟、赵克明先后在汇龙镇英勇就义。刘志成、沈士强等人则于翌年6月在镇江就义。

   1934年后,启东地区的党组织,几乎被国民党反动派破坏殆尽。部分红军战士离开启东参加长征,并北上抗日,其余同志都隐蔽下来了。省委多次派员前来恢复组织,因各种原因均未成功。193410,中华民族武装自卫委员会(简称武卫会)曾派上海武卫分会的启东籍成员刘俊回家乡开展反饥饿斗争,宣传中国共产党《抗日救国六大纲领》,并筹建武卫会启海分会,后因敌人破坏而未能发展和活动。

   党的活动虽然暂时失利,但在启东地区深深播下的红色革命种子依然存在,启东人民的反抗之火不可扑灭,仍然以各种形式反抗着黑暗统治。

PS:相关烈士

赵芝兰

(1911-1930)

   赵芝兰是启东最早为革命捐躯的女烈士。19118月生于崇明外沙蔚兴镇一个佃农家庭。

   1927年,共产党员顾南洲等在赵芝兰的家乡活动,年仅16岁的赵芝兰跟哥哥赵克明一起参加了革命。每逢地下工作人员到她家开会,她就和嫂子一起,安排食宿,警戒放哨,有时彻夜不眠。她还担任了义务交通员,每次都机警地躲过敌人的耳目,圆满完成任务。

   19284,赵克明组织永兴地区农民同安平村恶霸地主沈继贤斗争,赵芝兰负责组织妇女队,她穿着黑布夹袄、银条布裤子,举着小旗走在前面。农民队伍到了沈继贤家门口,沈继贤气焰嚣张,站在台阶上叫嚷:“地主收租是几千年的王法,天经地义。”赵芝兰怒不可遏,跳上台阶说:“一块田从开生到成熟,农民颗颗汗珠摔成八瓣,你们不劳而获,大租小租逼得穷人无路可走。我家被你逼得无法生活,大姐卖给人家,二姐换了粮食,这难道是天经地义的吗?这不只是我一家的苦难,我们大家都是一样的啊!”芝兰的话,激起了农民对地主的无比仇恨。群众压抑在心头的怒火爆发了,他们高喊:“我们要减租减息!”面对被激怒了的群众队伍,地主只得同意减免大租三成,取消小租。

   一个月后,赵芝兰组织妇女,参加了大兴村农会和安平村农会联合举行的减租斗争,又获得了胜利。

   1929年冬,赵芝兰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担任水兴区农民协会妇女部主任。

   1930430,赵芝兰参加了中共启东县委发动的农民暴动。下午,赵芝兰等一路人马直奔圩角镇,捣毁国民党区公所。赵芝兰组织妇女在镇上贴标语,浆糊用光了,挖一桶湿泥巴代替。黄昏时分,汇龙镇的警察才出动,而赵芝兰他们早已胜利返回。

   193088,中共启东县行动委员会组织“八八”暴动,准备建立苏维埃政权,并营救430日被敌人逮捕的中共启东县委委员赵克明等人。暴动队伍分三路冲进汇龙镇县衙门,赵芝兰奋不顾身,和大家一起冲进反动县政府的监狱,救出了赵克明和被关押的群众。

   由于敌强我弱的形势,暴动以后,大部分党员、干部都转移疏散了。赵芝兰布置一些妇女转移后,连夜到二效一带工作,她在那里活动了40多天,疏散了一批干部,又回到家乡坚持斗争。家已被敌人烧毁了,亲人不知去向。天黑了,她吃不到饭,也没有地方住,与组织上又失去了联系,为了不连累群众,她就睡在田野里。白色恐怖,艰苦的生活,没有使她低头,她仍然活跃在乡亲们中间,鼓励乡亲们不要灰心,坚持斗争。

   反动地主沈继贤的儿子沈士骧,刻骨仇视农民运动,国民党反动派镇压了“八八”暴动后,他充当了启东县政府的密探,他派遣心腹,化装成磨剪刀的,捉乌鸦的,费尽心机侦捕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9月下旬,赵芝兰在陈白郎家被捕,第二天被沈士骧解往海门三阳镇。敌人将她吊在屋梁上,用皮鞭抽,用辣椒水灌,又用香火烫她的腰部,用针刺她的手指,拔头发,上老虎凳,用烧红的铁丝刺乳头,用遍了残酷的刑罚。赵芝兰昏过去不知多少次,但她就是不吐一个字。

   敌人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国民党驻军的一个团长顾天明亲自出马,他对赵芝兰说:“姑娘,你还年轻,只要你承认是共产党员,说出你知道的共产党员,我就保证你吃穿不愁,一生荣华富贵。”赵芝兰指着敌团长骂道:“你这个刽子手,休想从我口中得到什么。你们这批强盗,人民总有一天会向你们讨还血债的!”敌团长黔驴技穷,喝令用刑,几个人同时把几根烧红的铁条向赵芝兰的前胸后背烫去,赵芝兰大叫一声,昏死于地。当她被冷水浇醒过来后,仍痛骂散人。敌团长恼差成怒,下令将赵芝兰的舌头割下,赵芝兰喷出满口鲜血倒了下去。没有了舌头的赵芝兰,还有眼睛,还有双脚,她瞪大双眼怒视敌人,用双脚连连蹬地表示反抗。敌团长疯狂下令:“拉出去斩!”刽子手扑上来抓住赵芝兰,赵芝兰用力推开他们,从容不迫地理了理头发,大步跨了出去。

   1930129日凌晨5,赵芝兰被敌人用大刀砍死在海门三阳镇西南角的坟园里,年仅19岁。

周趾麟

(1911-1932)

   周趾麟,又名周志麟,周慈昌。1911年生于崇明外沙永昌镇(已坍没)一个普通市民家庭。7岁时丧父,靠长兄抚养。8岁进永昌镇扶风小学读书,后入惠安镇第六小学。1925,周趾麟考入海门中学。

   1927年下半年,周趾麟在同学黄家骏、王兴宇等中共地下党员的影响下,开始参加革命活动。10,中共地下党组织海门中学、海门师范、能仁中学等学校学生联合举行示威游行,冲击国民党县党部,揪出国民党江苏省党部海门特派员陈石泉游街示众,周趾麟勇敢地站在斗争的前列。在党组织的教育下,经过多次斗争考验,1928,周趾麟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不久,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为了唤起民众,他奉组织之命,在海门中学对面办起了一所夜校,一面教群众识字学文化,一面宣传革命的道理,壮大革命力量。这所夜校不仅是党组织的一个重要宣传阵地,而且是中共海门县委的一个重要活动点,党组织的一些秘密碰头会常在这里举行。

   19293,中共海门县委决定,由周趾麟担负海门县共青团组织的领导工作,同时兼任海门中学共青团组织的负责人。为了进一步发展共青团组织,他不仅在海门中学活动,还通过同学、友人的关系和其他学校的学生交朋友。由于他的努力,海门中学共青团组织迅速发展壮大,掌握了这个学校的学生自治会还把共青团的影响扩大到其他学校。他经常列席县委领导成员的重要会议,成了海门县委的一名得力骨干。由于活动频繁,终于引起反动当局对他的怀疑和注意。

   19296,国民党海门县政府阴谋逮捕周趾麟,周趾麟闻讯,立即离开即将毕业的海门中学,回到了家乡启东,开始了新的战斗。从此,他全身心地投入革命,成了一名职业革命者。他首先到还未开辟的启东东部地区郁家村等地活动,发展党员,建立党组织。由于他工作干练,才智过人,深得县委领导和同志们的信任。不久,他就被委任为启东县共青团书记,成了县委领导的得力助手。

   反动当局则在继续搜捕周趾麟,并扬言抓不到周本人,就抓他的哥哥。周趾麟不理这一套,继续进行革命活动。

   1930,启东地下党组织“八八”暴动,周趾麟参加了这次暴动。由于敌我力量悬殊,暴动失败,大批共产党员、革命群众被捕、被杀,启东处于一片白色恐怖之中。当时许多县委领导成员、党员骨干转移外地,周趾麟主动要求坚持原地斗争。他说:“形势越是险恶,就越需要领导骨干留下来。我是本地人,回旋余地大,我应该留下来!”就这样,在斗争最危险的时刻,他挺身而出,主动挑起了坚持战斗、重新恢复党组织的重担。

   在此期间,他和留下来的红十四军启东大队政委刘志成等,整顿和恢复党组织,重新建立了一个武装小组,经常袭击下乡的国民党县公安局“飞巡队”和警察。

   19313,根据中共江苏省委的指示,周趾麟兼管海门党的工作。4,周趾麟召集县委会议,派出以徐宝珍等为首的行动队,一举击毙镇压沙家仓农民运动的罪魁祸首沙氏地主“九粮户”,给反动力量一个有力的反击。

   春末夏初,周趾麟正式任中共启海县委书记,在革命的低潮时期,他不顾艰险,毅然带领启海地区的党员和革命群众同反动派继续斗争。

   夏天,周趾麟把活动范围逐步从启东向海门地区扩大,他化装成走江湖的医生、打短工的农民……深入各地发动群众。他鼓舞同志们振作革命精神,跟敌人展开新的搏斗。他说:“共产党决不会被消灭。反动派越是疯狂就越说明它的末日来临。我们的革命犹如大海波涛,前浪低下去,后浪推上来!什么东西都不能阻挡我们前进!”经过努力,相继开辟了海门县的茅镇、三厂、通元、连元、常乐、麒麟、癫疤镇等新的活动区域。

   同年冬天,周趾麟主持召开了第二次中共启海县委会议,调整并加强了县委领导班子,重新打出了中国工农红军第十四军第一支队第二大队的旗号,周兼任大队政治委员。启海党的革命活动进入了一个新的活跃时期,在启东二厂、海门三厂、海门中学等地出现了新的革命浪潮。1932年初,周趾麟亲自领导海门中学地下党组织,发动海门中学学生罢课,反对校方开除我地下党员学生,要求驱逐反动校长黄旦声,顶住反动当局所收买的流氓打手的威吓袭击,坚持斗争长达半年之久。其斗争之激烈,时间坚持之长,都是启海地区学生运动史上前所未有的。

   1932年“一二八”事变后,周趾麟根据上级党的指示,广泛发动群众参加抗日活动,促进革命力量发展。春天,周趾麟派黄冠球等地下党员联络进步大中学生,组织了海启民众反日会(简称“民反会”)。不久,“民反会”在海门常乐镇召开群众大会,揭露日寇侵华罪行,号召各界民众起来抗日。会后,散发传单,大造舆论,有力地推动了启海抗日救亡运动的开展。

   4,为了扩大政治影响,更好地开展革命游击活动,中共启海县委决定铲除一批罪大恶极的反动分子。四五月间,周趾麟和中共启海县委军事委员刘志成亲自率领县委行动队,镇压了海门县麒麟镇、连元镇等地的恶霸地主,以及反动武装三区保卫分团团长陈元芳等人,并以中国工农红军第十四军的名义张贴布告。

   529,一名红军战土被捕,供出中共启海县委活动地点,致使周趾鳞和其他7位同志当晚在海门癞疤镇被捕。

   中共南通中心县委获悉,立即派书记黄家骏赴海门组织营救委员会,营救周趾麟等被捕同志。党组织派出的营救人员奔波于南通、海门、上海之间。国民党启东县长费公侠赶赴海门提审周趾麟,结果一无所获。敌人又从水路把周趾麟押解到启东。连续3天审讯,周趾麟大义凛然,坚不吐实,费公侠便动用各种酷刑,妄图撬开这个年轻的共产党领导人的嘴巴。然而严刑只能损害周趾麟的躯体,却不能摧毁他的革命意志。费公侠气得暴跳如雷,束手无策。周趾麟的坚贞不屈、铁骨铮铮的英雄气概,不仅激励了狱中其他战友,也教育了广大群众,甚至国民党县政府的一些军警,也连连称说“好样的”。

   193271日夜,敌人决定对周趾麟下最后的毒手了。费公侠问:“你还有什么话说?”周趾麟顽强地挺立着,大声回答:“我们共产党人是杀不完的!要打倒你们!一定会打倒你们!”周趾麟在被押往刑场的途中,高呼:“打倒国民党!”“共产万岁!”周趾麟的口号声划破寂静的夜空,传向远方。在启东县汇龙镇南娘娘庙前,中共启海县委书记、人民的好儿子周趾麟英勇就义,时年21岁。

张 辛

(?-1930)

   张辛,原名吴锡仁(吴雪人),化名小方。南通早期工人运动的著名领导者。人称“小徽州”。

   张辛原是南通大生一厂职员,很早就接受了马克思主义熏陶,早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8年即为中共南通县委委员,在厂里开展工人运动。同年3,在中共南通县委的领导下,张辛参与发动和领导了大生一厂工人总罢工。罢工工人捣毁公司厅,打死打伤资本家的打手20多名,罢工持续10多天。

   1929,他因发动工人罢工,受到反动当局的通缉,转移到上海工作。1930年初,又调南通地区,在如皋西南地区组织红十四军。2,上级党组织派何昆、张爱萍等到红军的游击队工作,张辛与他们见面,并作了安排。3,任中共通海特委委员。4月上句,中共通海特委和红十四军军部在如皋西南乡贲家巷召开大会。张辛代表特委宣布,中国工农红军第十四军正式成立,同时宜布负责干部名单。他为红十四军的创建作出了贡献。

   同年423,中共通海特委发出第三号通告,指示:“深入土地革命”,扩大红军,推动“五一”工作走向地方暴动。张辛受特委派遣,到特区东部的启东二厂组织罢工,配合启东县委发动的春荒斗争。

   启东二厂时拥有近3000名员工,是南通地区几个大厂之一,在南通地区影响很大。张辛依靠二厂党支部,发现和培养了龚家丰、黄章富等十几名工人积极分子,遂于430日上午6时正式开始总罢工。工人包围黄色工会,与厂特警队展开搏斗,痛打了凶恶的工头,分掉了厂长所开设米行的粮食。罢工工人还冲到久隆镇,试图夺取久隆警察局的枪支,因警察猛烈扫射,无法接近,未能成功。反动政府急调省警一中队、驻通五师一营前往镇压。在张辛领导下,工人坚持罢工一个星期,迫使资方答应每天增资3,方复工。罢工取得一定胜利。

   此后,当局一直暗中侦查罢工领导人,以达到捕而杀之、斩草除根目的。8,启东因“八八”暴动的失败,党组织遭受严重破坏,大批党员被捕,不少牺牲,张辛仍然坚持斗争。1118,因叛徒告密,张辛在罢工领导人之一黄章富家被捕。被捕后,工厂特警队对他严刑拷打,张辛坚贞不屈,痛斥国民党当局的腐败黑暗。21日夜间,他和黄章富同时被枪杀在二厂附近的马路边。

宋志祥

(1909-1931)

   宋志祥,1909年出生,启东县永和乡人,家无片瓦寸土,靠父亲宋彦之租货恶霸地主沈继贤的两间房子,在安平村镇上开设点心店为生。宋志祥读了三四年书,就辍学到粮行当伙计。

   1928年春天开始,启东永兴地区成立了农民协会。宋志祥看到家乡的农民在共产党员赵克明等人的带领下,高呼“打倒恶霸粮户沈继贤”等口号,奋起造反,游行示威。宋志祥自小经受人间不平,他家饱尝沈继贤的欺压,现在共产党带领穷人起来与人称“黑心狼”的沈继贤斗争,他打心眼里高兴。这一年,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29,宋志祥父亲去世,家中孤儿寡母,生活更加困难。年底,沈继贤又派出狗腿子上门逼租。宋志祥怒不可遏地说“告诉你家主子,收房租,没有;要命有两条!”沈继贤气得立即下令封掉宋家房子,撬掉门窗,揭去屋瓦。宋志祥紧握双拳,恨得咬牙切齿。19302,宋志祥找到了中共启东县委组织的红军,参加了赤卫队,誓与恶霸粮户斗到底。4,红十四军启东大队成立,宋志祥任红军小队长。

   63,一直躲在县城的沈继贤在国民党启东县政府12名警察的“护送”下,回到安平村,准备第二天给关帝“庆寿”,借此搜刮钱财,威吓群众。中共启东县委立即派宋志祥带领几名红军战士,当晚潜进安平村,以便翌日混在群众中,伺机干掉沈继贤。不料,走漏风声,当夜五更,沈继贤的儿子沈士骧带领警察包围了宋志祥等红军战士的住宿地点。幸好宋志祥熟悉安平村地形,又有防敌偷袭的准备,经激战,全部突围。

   623日上午,中共启东县委获悉沈继贤由汇龙镇到永和镇河西督工除棉花草的情报,再次下令行动。宋志祥和战友徐宝珍率领行动队分乘几辆自行车,迅速赶到目的地。沈继贤正打着“洋伞”,在田头指手划脚,宋志祥等红军战士手提盒子枪将沈包围。宋志祥对棉田中的农民弟兄大声说:“你们穷人不要怕,我们红军今天是来为你们报仇的!”沈继贤抬头一看,惊叫一声:“不好!”拔腿就跑,落进泯沟,沈当即丧命于宋志祥和战友的枪下。

   8,中共启东县行动委员会发动了有名的“八八”暴动,攻打国民党县政府。宋志祥率领本小队,勇敢地参加了这场暴动。他们攻进了县政府,救出了一批被捕的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

   “八八”暴动后,国民党反动派疯狂地进行反攻倒算,以反动地主沈士骧为首的一批土豪劣绅配合反动政府,大肆搜捕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此时党员和革命群众或牺牲或转移外地,宋志祥和一批党员、红军战士留下来坚持原地斗争。他们昼伏夜出,寻机打击敌人。1126,宋志祥奉中共启东县委之命,带领二三十名红军战士,乘着雨夜,突然包围了反动恶霸地主沈土骤的住宅庄园,放火烧掉了沈家几十间房子,停搁在家的沈继贤棺柩也化为灰烬,狠狠地教训了沈士骧等一批恶霸地主。

   同年底,启东局势越来越紧张,宋志祥不得已转移至大丰县。1931314,宋志祥和同时避难的倪锡明经上海返回启东。宋志祥先隐蔽到聚星镇姑母家。分手时,宋志祥再三叮嘱倪锡明:“不管谁被捕,决不能招供!”谁知倪锡明未到达安平村即被捕,经不起反动地主、保卫团团长沈士骧的软硬兼施,供出了宋志祥的下落。沈士骧连夜带领保卫团到聚星镇将宋志祥逮捕。

   第二天早晨,宋志祥被押回安平村,途中宋志祥昂首挺胸镇定自若,沿途向群众痛斥反动政府的暴行。当他被押到安平村三角街口茶馆时,一眼瞥见倪锡明坐在茶馆里,借口要喝水,突然把一壶滚烫的茶水泼向这个叛徒,厉声斥责:“可耻!”

   审讯时,反动保卫团团长沈士骧问:“启东有多少共产党?”宋志祥高傲地回答:“多得很!多得像沟里的黑鱼子一样多!”沈恼羞成怒,大叫:“你再嘴硬,就叫你去见阎王!”宋志祥大义凛然地回答:“死掉我宋志祥啥稀奇?江西有几十万共产党呢!”

   沈士骧打听到启东县政府常备队已派兵来提宋志祥,他不甘心宋志祥从自己手中交出,为了报杀父之仇,他暗中指使手下人给宋志祥松绑,诱使宋志祥逃跑,由此找到亲手杀害宋志祥的借口。宋志祥不知是计,挣脱绳索,冲出安平村北街口……宋志祥重新落入了敌人的魔掌,被沈士骧杀害。沈士骧还剖开宋志祥胸腹,挖出宋志祥的心肝,祭奠其父沈继贤,同时还割下宋志祥的头颅,挂在安平村街上,达一年之久。

附件下载
 

   启东革命烈士陵园,暨启东市青少年爱国主义教育中心, 1950年始建于启东县人民公园。1959年重建于人民西路,现江苏省启东实验小学所在地。2003年根据我市城市建设和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需要,市委市政府决定对其实施整体搬迁,位于长安路西侧,原北郊站地段......

Copyright © 2012 启东市烈士陵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建立镜像
地址:启东市北郊长安路10号 电话:0513-83240801 12345  苏ICP备120677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