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首页  陵园简介  政务公开  陵园揽胜  陵园动态  教育活动  红色记忆  共建单位  网上祭扫  所获荣誉  服务指南
  【 红色记忆 】  您的位置: 首页 -> 红色记忆   
播燎原火种⑤——早期革命战争时期牺牲的部分烈士
来源:启东烈士陵园  发表时间:2020-3-16 

早期革命战争时期牺牲的部分烈士

尹通

(1903-1928)

    尹通,原名闻德尹,号百葵,曾化名陈伟人、陈为人、云龙。19032月出生在崇明县小竖河西的一个贫农家里。

    尹通从小由外祖父抚养长大。9岁开始,进陆伯良主办的小学读书。13岁到崇明城内仁礼药店当学徒。16岁经友人介绍到上海浦东烂泥渡一家中药店当店员,19岁转到浦西老西门万年青中药店当职工。由于他勤学苦练,熟记药名,并能精制六神丸等名贵药品,成为一名熟练的司药和药工,深受药店老板的喜爱。1927年,他利用回到崇明探望双亲和老师陆伯良的机会,常和姨兄陆铁强、姐夫俞保元、好友俞甫才交往,在陆的影响下,参加了崇明地下党的革命活动。他们常在俞保元家碰头开会,学习革命理论,议论时事政治。在此期间,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次年,尹通用自己的积蓄,买下万年青这爿药店。他聘请了一位同乡当经理,以便集中更多的时间和精力,从事革命。19281月,接到中共江苏省委要他和俞甫才到海门工作的调令。1月中旬,他俩来到海门,便着手建立新的县委。尹通任军事委员,协助县委书记俞甫才组建赤卫队,开展武装斗争。海门曾是陆铁强领导农民暴动的发祥地之一,此时农运失败后正处于停顿状态中。在这个情况下,尹通和县委委员顾南洲、朱振在县委书记俞甫才的统一领导下,根据省委的多次指示和在崇海暴动的计划,从整顿党组织入手,以恢复斗争局面,进而宣传和发动群众,配合其它县作好农民暴动的各项准备工作,力图在江北建立苏维埃政权,造成农民割据的局面。

    1月下旬,时值年关,崇明外沙(今启东县)篦箕镇一带尚未完租。尹通和俞甫才、顾南洲一起首先发动农友组织农民会、赤卫队进行抗租,同时进行抗债、抗捐斗争。有效地反对和制止了地主豪绅、反动政府的逼租、逼债和苛捐杂税,使这一地区的农民运动蓬勃开展起来。在曹家镇,则用“为陆铁强报仇”的口号,发动当地五六百勇敢农民起来继续进行斗争,打破了沉闷的空气,革命精神为之一振。尹通和俞甫才带一支武装,经常往返于崇明外沙、海门西乡之间,与战友们一起开展游击活动。

    春初,尹通和朱振、顾南洲率行动组,在公路伏击崇明外沙大土豪施元龙,但因错失时机未遂。

    213日,尹通出席了由俞甫才在曹家镇张宝奇宅主持召开的海门、崇明外沙党组织骨干联席会议。会议分析了形势,讨论和布置了加速发展组织,筹集经费,收缴武器,扩展赤卫队,准备武装斗争等工作。不久,尹通又参加了县委在篦箕镇顾南洲宅由俞甫才主持召开的崇明外沙、海门县的农运骨干会议,进一步检查农运开展情况,部署了新的战斗任务。

    为了扩建工农武装,尹通一面设法派人到上海采购军火,一面组织行动组相机打击敌人,收缴武器,装备自己。

    1928319日晚,尹通和俞甫才率行动组、农友20余人,到汇城角(今属启东合丰乡)陈兆其家筹饷,遭到当地不明真相农民群众的追捕。尹通和俞甫才为掩护农友撒退,陷入重围,被丫枪(铁叉)刺中,身负重伤,不幸与俞甫才同时被捕,惨遭毒打。尹通肋骨和膝盖全被打断,气息奄奄,不省人事。

    翌日,尹通和俞甫才被国民党海门县长施述之以所谓“土匪罪”押回茅镇,关进监狱。尹通单住一间牢房。施述之为了骗取他的口供,采取软硬兼施的手段,妄图制服尹通。面对阴险狡猾敌人,尹通进行了不屈不挠的斗争。敌人搭高铺给他睡,他坚决不睡;敌人拿鸡蛋等补品给他吃,他坚决不吃;敌人“请”来医生给他锯腿治伤,他拒绝接受手术治疗。敌人最后露出狰狞面目,逼他承认“土匪”,否则格杀勿论,尹通不但不承认,而且破口大骂施述之是狐朋狗党,搞得敌人狼狈不堪。为了革命,他宁可活活痛死、烂死、饿死在狱中而不屈膝投降。不几天,尹通终于惨死在狱中。当时中共崇明县委称他是一位很勇敢的同志。

 

 

 

陆克

(1905-1930)

    陆克,原名陆骧,又名洛克,化名黄志高,江苏省东台县人,1905年生。1923年小学毕业后,曾在东台德安钱庄当过学徒。1925年考入南通崇敬中学。

    1925年“五卅运动”的爆发,给陆克以极大震动。在此期间,他有机会经常与中共早期党员黄逸峰(陆克妹夫之兄)接触,1926年,又结识了中共地下党员陆景槐,在黄、陆两人的启发诱导下,陆克开始接受马克思主义,积极参加学生爱国运动。1927年,经陆景槐的介绍,陆克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由于他的威望和组织能力,他被同学推选为崇敬中学学生自治会主席。陆克利用学生自治会组织,进一步发动和组织同学投入革命活动,引起了国民党反动当局的注意。同年夏天,陆克抛弃学业,离开崇敬中学,到南通通东地区开展革命活动,成了一名职业革命者。

    1927年底,陆克受中共海门县委的派遣到海复镇发展党组织,开展革命活动。他首先找到了与组织失去联系的谢之屏、江允升等3名地下党员,组成了临时党小组,由他任组长。19282月,又建立了海复镇、垦牧公司地区第一个党支部——海复党支部。在他的直接领导下,垦牧地区党组织迅速发展,8月,建有6个支部,并建立了垦牧区委。同年,陆克任中共海门县委委员。

    1928年秋,陆克主持召开了垦牧区委会议,决定开展秋收斗争,并制订了斗争方案,报请县委批准。在陆克的指导下,垦牧区委发动农民游行示威,成百成千的农民扛着旗帜,打着鼓,高呼口号,要求减租。垦牧公司在农民运动的压力下,被迫降低租额。这一年收成好于往年,但农民约20亩交租额却比往年少2成籽棉。这一消息很快传遍了江北各垦牧公司,给垦区佃农以极大鼓舞。

    19293月,陆克正式接任中共海门县委书记。陆克从接任书记到翌年被捕一年多时间里,带领县委其它成员,勇敢开拓,他的足迹遍及全县各地。上任不久,他就和黄家骏、龚镜等人,在茅镇创办了金星书店,一方面出售进步书刊,传播新文化、新思想,另一方面作为海门县委秘密联络点,陆克以书店职员为掩护,指导全县党的工作。

    同年5月,垦牧公司强迫佃农开挖蒿枝港、新港、桃花洪,时值农忙季节,公司又克扣工资,不付现钱,农民怨声载道。陆克掌握这一情况后,遂和张冠今赶到海复发动民工斗争。陆克亲自召开党员会议,布置统一行动。陆克和张冠今带领几名当地党员到蒿枝港工地,在民工中个别串联,陆克和张冠今则扮作参观工地的游客,现场指挥。某日,民工包围了监工头目黄延久,黄非但不接受民工要求,反而气势汹汹。陆克揪准机会,趁民工和黄延久争吵之时,拾起一块泥块,击中黄的脑袋。黄见势不妙,只得答应付给工钱……后公司耍赖,企图赖帐,民工们与公司调来的警察展开斗争,终于取得胜利。仅5月一个月,垦牧地区农民就在陆克为首的海门党组织直接指挥下,取得了3次斗争胜利。不久,农民建立了自己的组织——垦牧公司种田会,垦牧公司成了海启地区农民运动的主要区域之一。

    在陆克和县委其它成员努力下,不仅农村工作、农民运动蓬勃发展,而且城市工作、工人运动也开展起来了。大生纺织三厂建立了工人中心支部,该支部并于610日领导工人举行了斗争,初步克服了工人害怕被资本家开除的畏惧心理。

    19305月,陆克在三厂镇南部活动以后,准备到海门西部活动。为了绕过海门县城茅镇敌人的盘查,他改道从青龙港乘船到上三和镇。在上三和镇南市梢被当地保卫团抓获,押送海门县监狱。陆克虽累遭重刑,但坚不吐实,他认为敌人没有从他身上搜出证据,是无法对他定罪的。不料后被流氓秦冠夫指认,陆克身份暴露。尽管他知道自己凶多吉少,但仍异常乐观,鼓舞同监难友同志继续坚持斗争。

    同年10月,国民党海门县政府诡称将陆克押解苏州,但行至茅镇横河南马路,即将其秘密杀害。陆克牺牲时,年26岁。

 

 

朱廷宰

(1895-1931)

    朱廷宰,启东县永兴镇人,1895年生。以推小车为业。1928年参加革命活动,192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组织、领导了永兴镇小车工会。19304月,任红十四军启东大队中队长。同年8月,朱廷宰参加了著名的启东“八八暴动,冲锋在前,不幸受伤,送上海医治遭敌逮捕,旋解启东。1931510日,朱廷宰在启东汇龙镇英勇就义。刑场上,他痛斥反动政府“一代瘟官一代娼!

 

徐宝珍

1912-1932)


    徐宝珍,191271日生于海门曹家镇(今启东境内)。其祖父在掘港时还很贫穷,后迁居海门曹家镇,贩卖土布为生,不几年经营发迹,徐宝珍的父亲以行医为生,其母为庶母,徐宝珍每到祖父家去,必遭祖父母歧视和冷漠,因而宝珍从小就对以剥削起家、为富不仁的祖父母很反感,一看到祖父母冷酷凶狠的面孔,就设法尽快离开。

    徐宝珍7岁上学,先在郁氏小学,后在垦牧小学、海门中学就读。他非常喜爱阅读古典名著,如《三国演义》、《水浒传》等等,更喜爱阅读新文艺作品,特别是鲁迅的作品。他的堂兄徐子曼家有很多藏书,被人戏称为“曹家镇藏书楼”,他经常去那里借书阅读,交流心得。看了鲁迅的《祝福》,他就由此想起自己的祖母是多么像鲁四奶奶。在这些文艺作品的影响下,他更加深了对剥削阶级旧家庭的厌恶,和对劳动人民的同情。每当徐宝珍看到祖父母向衣裳褴褛、面黄肌瘦的农民收租、放贷时,每当一些年老的农民喊他父亲“大老板”时,他总感到一种痛楚。

    有一次,一位老年妇女带着一个小女孩乞讨到徐宝珍祖父家后门口,徐宝珍出于同情心,随手给了一个铜板,不意被祖母发现,祖母就对他大骂一顿。他祖父家的伙计对其祖父不满,私下议论:“剥削起家,理无久享!”他开始认识到:一般财主愈是有钱,就愈是吝啬奸诈,而愈是吝啬奸诈,就愈有臭钱。阅读历史著作,使他了解了历代农民起义的原因。从历史和现实中,他悟出:社会的根本问题是“贫富不均”。

    1928年,他为了摆脱家庭的束缚,将来能为人民医治病痛,不顾祖母坚决反对,在母亲的支持下,进上海东南医大学习。就在这个期间,他加入了中共地下党组织。那时,党组织活动经费紧张。徐宝珍家中还算小康,他就尽力支持,为同志们排忧解难。

    1930年上半年,启海的革命形势蓬勃发展,工农运动一浪高过一浪。徐宝珍热血沸腾,决定立即投入家乡的革命浪潮中去,于是他未等毕业,就返回家乡,参加启海的革命斗争。

    430日,启东县委在圩角、二厂发动了一次“红五月暴动”,徐宝珍作为党的骨干参加了圩角地区的暴动,和其他领导人一起,带领群众冲击了圩角区公所,打开协和泰粮行,把粮食分给饥民。

    623日,徐宝珍奉启东县委之命,和红十四军启东大队红军小队长宋志祥等组成行动队,镇压了安平村反动地主沈继贤。沈是启东大地主之一,占良田3000多亩,独建安平村镇,自这一地区农民运动出现后,他即兴风作浪。县委决定:不杀沈继贤,不足以打击地主豪绅威风。徐宝珍和战友根据可靠情报,于该日午后骑自行车赶到永和镇河西,将在棉花田中的沈继贤包围。沈见势不妙,迅即逃跑,徐宝珍等眼明手快,立即开火,将沈击毙于泯沟之中。

    8月,中共启东县行动委员会组织了威震苏北的“八八暴动”。数百名红军战士、赤卫队员、革命群众围攻国民党启东县政府、警察队、看守所、监狱,击伤警察队队长朱昌茂,打死警察多名,砸开监狱大门,救出被捕同志,并且张贴布告,宣布成立苏维埃。徐宝珍也参加了这次暴动。国民党当局急忙调集军警镇压,启海许多共产党员、群众相继被捕、牺牲,启东县委大部领导成员和红军战士先后撤离启东。徐宝珍不为白色恐怖所惧,依然坚持原地斗争,和周趾麟等为恢复启海的党组织而努力。

    从1930年秋天起,徐宝珍的活动区域越来越广,北至海门的垦牧地区,南至长江边的惠丰、北新等地,恢复党组织,发展新同志,秘密进行武装斗争的准备。19314月,县委再次决定镇压沙家仓沙氏地主。徐宝珍亲率1人组成的行动队,击毙沙锦藻。

    同年秋天,徐宝珍结婚。虽然他与妻子葛相民感情甚洽,但他仍以革命事业为重,不沉湎于小家庭的温暖之中,为革命东奔西走,日夜辛劳。这年冬天,中共启海县委调整,徐宝珍任县委组织委员。

    1932519日,中共启海县委领导成员周趾麟、刘志成等在海门癞疤镇被捕,530日,南通中心县委派往启东负责恢复党组织工作的徐云翔,又在赴任途中的久隆镇被捕。启海党组织再次遭受极大破坏,形势十分险恶。徐宝珍不畏艰险,继续坚持斗争。他把革命传单拴在狗尾巴上,让狗在汇龙镇街道上散发,使国民党反动当局不得安宁。

    610日,徐宝珍到小庙港河东(今惠和乡西部地区)去取枪,在黄仓角不幸被捕。被关进国民党启东县看守所。一般“政治犯”只带脚镣,而徐宝珍却是手铐脚镣,连吃饭睡觉也带着。徐宝珍家里闻讯后,不惜变卖家产,设法营救,他的妻子把首饰典当,拖着身孕去探监,却连面也见不着。

    此时,沙家仓地主获悉徐宝珍被捕,亦窜到汇龙,勾结反动县长费公侠,欲置徐宝珍死地而后快。徐宝珍知道反动政府决不会轻饶自己,但他很乐观,他在狱中谈笑风生,给难友讲解党的曲折斗争和经历,他充满信心地祝愿战友、同志:“早日获释,重上征途!”牺牲前不久,他写了一封信,托人转交给妻子:要千万多加保重,孩子出生后就取名紫苏,意即志在走苏联的道路。

    1126日,国民党启东县政府决定杀害徐宝珍,最后一次对其提审,徐宝珍乘法警不注意之时,突然冲向承审员,承审员吓得推翻桌子而逃……临刑前,他高喊:“共产党万岁!”

 

 

刘志成

(?-1933)

    刘志成,安徽人,早年卖过大饼,当过兵。1929年底或1930年初,由党组织调启东工作,主要从事武装工作。19304月底,红十四军启东大队正式成立,他担任政委。

    430日,中共启东县委发动了“红五月暴动”,刘志成直接参与指挥在圩角镇的行动,攻下三区区公所,缴枪1支,袭击协和泰粮行,把大批粮食分发给春荒饥民。国民党启东县政府派警察前往镇压,刘志成和其他领导人指挥暴动群众安全撤离。

    此后,刘志成为启东大队的巩固和发展,做了很多工作。

    6月,在江苏总行动委员会的命令下,中共启东县委,准备秋收暴动。刘志成负责对参加暴动的骨干分子进行军事训练。

    88日,著名的“八八暴动”开始了,刘志成参与指挥红十四军启东大队,英勇参加了这次攻打县城的暴动,击伤击毙国民党县警察队长朱昌茂等5人,烧毁案卷档案,救出中共启东县委委员赵克明等政治犯,吓得反动县长剃掉胡须,躲进河沟逃命。

    “八八暴动”后,国民党反动派大肆报复,启东处于一片白色恐怖中。当时大多数领导干部转移外地,刘志成和周趾麟继续坚持当地斗争。他们率领留下的部分红军战士白天隐蔽,晚上活动,寻机打击敌人,曾袭击了搜捕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的县公安局“飞巡队”。11月,刘志成转移去上海。

    第二年春天,刘志成又返回启东活动,在惠丰、北新等地秘密组织武装,准备重新开始武装斗争。同年冬天,启海县委举行会议,增设军事委员,由刘志成担任,会议决定成立中国工农红军第十四军第一支队第二大队,由沈士强任大队长,刘志成直接指挥。随后,第二大队在刘志成的直接指挥下,开始镇压一些反动地主恶霸。4月,镇压了海门大石桥镇恶霸地主杨宝同。5月,又击毙了海门三区保卫分团团长、新民乡乡长陈元芳,对敌震动更大。

    519日,因红军战士顾朝献被捕叛变后供出县委活动基地,刘志成和其他县委领导成员,党的骨干分子周趾麟、沈士强等一同被捕。南通中心县委立即派员到海门召集紧急会议,组织营救,未能成功。

    1932年初,刘志成和其它几名被捕者在海门经受半年多的牢狱之灾后,被押送镇江,交国民党江苏省军法会审处审理。刘志成很快就成了狱中斗争的领导者。他老练成熟,指导其他被捕同志如何与敌周旋,保存革命力量。敌人对他十分恼恨,多次进行严刑逼供,10个手指被钉满了洞,膝盖皮肉被烙铁烫烂,但他仍然谈笑风生,安慰同志,别为他难过。

    刘志成在牺牲前作了充分的准备,一再教育同志:要坚强,决不屈服,要千方百计争取出狱为党工作,同时还把狱中党的工作向有关同志作了交代。

    1933629日晨6时,敌人提审刘志成,刘知道为革命献身,与同志诀别的时刻到来了,他一边穿衣整装,一边高唱《国际歌》,来到监狱中间,叮嘱战友:“不要做国民党的奴隶!”分别向三面狱中难友鞠躬诀别。然后,昂首挺胸走向刑场,在镇江北门外英勇就义!当夜,狱中党组织为其召开了悲壮的追悼会,全体同志高唱《国际歌》,声震牢狱。

俞甫才

(1906-1934)

    俞甫才,1906年生于崇明县北排衙镇,父亲俞风来是个撑船工,母亲是个纺织工。俞甫才6岁上学,由于家境清贫,只读了三四年书就辍学了。十二三岁时去本镇“陆正大”布庄当学徒。1922年,因布庄倒闭而失业。

    俞甫才在“陆正大”当学徒期间,与店主陆伯良的儿子陆铁强很谈得来,常在一起阅读进步书刊。19263月,国民党江苏省党部执行委员、共产党员侯绍裘介绍他们去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学习,他们在农讲所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俞甫才和陆铁强努力学习和实践革命理论与方法,积极参加军训,聆听了毛泽东、周恩来、恽代英、萧楚女、彭湃、李立三等著名共产党人的授课和演讲,对毛泽东演讲的中国农民问题感受尤其深。他们参加了由萧楚女主持、毛泽东参与的理论研究,毛泽东特意向俞甫才、陆铁强详细询问了有关崇明农民受压迫受剥削的现状,并把他俩所反映的情况写进了《江浙农民的痛苦及其反抗运动》的调查报告。他们还参加了江浙农民问题研究会,对研究的实际问题进行了调查。学习期间,俞甫才两次和学友们一起赴海陆丰进行实习,深入革命农民群众之中,考察其组织形式,目击其生活状况,更加坚定了他做农运工作的信心和决心。911日,俞甫才从农讲所毕业。下旬,由江浙区委派往崇明原籍负责农运工作。

    在离开广州农讲所时,俞甫才担心回去不便开展工作,曾去向彭湃要枪。彭湃说:“光有一支枪还不行。我教你一个办法,保证你到处顺利开展工作,这就是到工农群众中去。”彭湃语重心长地对俞甫才说:“你要时刻想到群众,只有把群众充分发动起来,打倒列强,清除军阀,才能从根本上解决农民吃饭问题。”俞甫才回到崇明故乡,他根据彭湃的教导,在西沙农村努力做群众工作。他先教农民子弟识字,在农民的大力支持和帮助下,办起了西沙农民子弟学校。

    在崇明西沙,俞甫才先后化名徐大明、张一松,全力以赴协助陆铁强工作。1926年秋,西沙遭到严重的自然灾害,收成只有平常年份的三分之一,地主不允减租,勾结官府抓了一批抗租的农民,对此农民非常气愤。俞甫才便发动了100余群众赴县署请愿,追使反动当局释放了被捕的农民。请愿获胜,佃农们的革命情绪普遍高涨。10月下旬,俞甫才等在协平乡找到了1921年组织西沙农民暴动的群众领袖刘万芳、袁守富等人,并在“农民起来反抗贪官污吏、劣绅土豪,反抗军阀政府的苛捐杂税”的口号下依靠他们组织农民会,领导农民开展减租斗争。一开始就发动了7000余人举行了声势浩大的游行,邻近各乡闻风响应,未及一月,西沙农民运动蓬勃兴起,声势越来越大

    12月,正式成立了全县第一个农民组织——老海桥农民会,积极开展减租运动,经过反复较量,取得了六折交租的减租斗争的重大胜利。

    翌年2月,俞甫才参加了中共江浙区委召开的农民运动工作会议,在会上详细汇报了西沙农运的全过程。回崇明后,俞甫才积报准备建立农民政权,做好北伐军胜利到来的宣传与准备,并提出“农民武装自卫”“减租百分之二十五”“要讲联合战线,与国民党左派合作”等口号。不久,在协平乡建立了300余人的农民自卫军,进行了1个多月的军训。41日,北伐军胜利到达崇明,来自协平乡和全县各地的农民自卫军,在城东大校场参加军民联欢大会,并进行游行示威。

    412日,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反革命政变。在形势十分紧张的情况下,俞甫才和陆铁强率领农友与国民觉反动派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夏天,他们会同由武汉回崇明的同志,在沈家镇召开了500来人参加的均东乡农民协会成立大会。7月,陆铁强转往上海工作,此后,崇明地下党的领导工作由俞甫才负贵。10月份,以俞甫才(化名余舍吾)为书记的中共崇明县委员会成立。遵照中央八七会议决议和119日江苏省委制定的全省暴动计划,县委准备于1115日举行全崇暴动(海门、宜兴等10县亦于同日举行暴动)。俞甫才会同上级派来的军事干部和本地农运骨干制定了暴动计划,并派人分头作好暴动准备。就在行动前夜消息外泄,致使暴动受挫。事后,俞甫才召开紧急会议总结了失败的惨痛教训,并立即动员西沙农运骨干转移至上海浦东,自己仍与县委其他同志继续坚持原地斗争。陆铁强在海门壮烈牺牲后,崇明反动当局以500块大洋悬赏通缉俞甫才。江苏省委考虑到他的处境危险,决定调他到海门任县委书记。

    19281月,俞甫才肩负使命来到海门,立即组成新县委,在工厂农村活动。213日,在曹家镇主持召开了有20余人参加的海门、崇明外沙党组织的联席会议,传达贯彻了中央八七会议决议和江苏省委第三次暴动计划。1928319日晚,俞甫才等带领行动组和农友20余人到汇城角陈兆其家去筹集粮饷,不幸被捕,拘押于海门监狱。

    俞甫才等被捕入狱后又受重刑,浑身血肉模,惨不忍睹。

    崇明县委了解到俞甫才在狱中一直没有暴露身份,于是通过他的亲友出面,花去1000多银元,以“保外就医、医治无效,死亡结案”而出狱。

    俞甫才带伤出狱返回崇明,在北排衙镇上与一位丁先生合办了一所小学。每天他忍住腿部的伤痛,一瘸一拐地坚持去上课。不久,他与崇明地下党组织取得了联系。

    从1931年至19342月,他先后担任了崇明县委委员、组织部长兼秘书、崇明中心县委代理书记。由于长期得不到有效的治疗和护理,他的伤势更趋恶化,体力日渐衰竭,乃至卧床不起,于1934312日病逝,时年28岁。

 

 

 

   启东革命烈士陵园,暨启东市青少年爱国主义教育中心, 1950年始建于启东县人民公园。1959年重建于人民西路,现江苏省启东实验小学所在地。2003年根据我市城市建设和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需要,市委市政府决定对其实施整体搬迁,位于长安路西侧,原北郊站地段......

Copyright © 2012 启东市烈士陵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建立镜像
地址:启东市北郊长安路10号 电话:0513-83240801 12345  苏ICP备120677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