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首页  陵园简介  政务公开  陵园揽胜  陵园动态  教育活动  红色记忆  共建单位  网上祭扫  所获荣誉  服务指南
  【 红色记忆 】  您的位置: 首页 -> 红色记忆   
作中流砥柱①——奋起抗日打响首枪 石陀港畔首胜日军
来源:启东烈士陵园  发表时间:2020-3-24 

专题二:作中流砥柱

    1931918日,日本侵略者悍然发动“九一八”事变,侵占中国东北。中国人民毅然奋起,英勇抵抗,掀起全民族的抗日救亡运动。国民党启东县党部组织成立了反日宣传队和查禁日货委员会,号召群众不买日货、开展抗日宣传。新四军东进海启后,中国共产党建立了崇启海县委和抗日民主政府。富有革命传统的启东人民在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下,建立根据地、组织农抗会、开展“二五减租”、“三冬”运动,以及艰苦卓绝的反“扫荡”、反“清剿”和反“清乡” 斗争,轰轰烈烈的抗日活动在启东大地上遍地开花。经过14年的浴血奋战,党领导下的启东人民终于和全国人民一道迎来了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无愧于肩负抗战中流砥柱的伟大历史使命。在这场可歌可泣的民族战争中,启东有难以计数的同胞惨遭杀害,更有700多名英勇儿女壮烈献身。启东人民将永远铭记他们!

第一期:

奋起抗日打响首枪  石陀港畔首胜日军 

    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发生后,抗日战争全面展开。启东掀起了大规模的抗日救亡运动。7月爱国人士周儒谦、发起成立启东县抗日后援委员会(后改为启东抗日动员委员会),施方白等著名人士参加了该会的领导工作。委员会下设宣传、侦查、民运、财政和募捐5个组,并在港口、较大集镇设有联络点,开展抗日宣传和清查日货活动。该委员会业余剧团,在团长张侠风领导下,排演了话剧《失地之痛》,在汇龙镇、大兴村巡回演出。人民群众观看后反响强烈,对日军义愤填膺。1937年春夏后,抗日人士还创办《抗敌旬刊》,转载各地抵制日货消息,传播中国共产党的抗日主张,号召和鼓舞人民参加抗日战争。抗战初期启东人民的抗日救亡活动十分活跃,这对后来组织民众抗日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19383月,日军侵占南通城,继而又占领海门县。327日,日军由海门侵入启东,国民党启东县长张立瀛26日闻讯日军将侵犯启东,便带着随从及钱财仓皇撤离启东。27日下午,国民党县党部的周儒谦、张侠风、费一夫等人撤到了汇龙镇北边三余村,大家一致主张成立一支抗日队伍,与侵略军决一死战。当即议决,把先前分别由顾南洲、王新宇、黄文联组织的抗日小部队同启东县抗日行动委员会的武装侦查队联合起来,组成“启东抗日义勇军”,公推费一夫为总指挥,顾南洲为副总指挥。指挥部下辖一个大队,一个直属中队,王新宇任大队长,顾南洲兼直属中队长。大队下设三个中队。28日,分散在各地的队伍悄悄集中到三余村附近。29日,日军撤离汇龙。抗日义勇军随即开到汇龙镇,在镇上张贴布告,宣传抗日义勇军的宗旨,公布指挥部成员名单,并镇压了徐章四、张晏廷两个汉奸。

    45日,日军第二次进犯汇龙镇,抗日义勇军和其他几支部队约定,联合攻击日军。当夜,抗日义勇军从北门,启东税警队从东门,陆洲舫部队、汇龙区常备队及在启东的崇明徐渭桥部队从南门向日军发起攻击,一时枪声密集,日军架起机枪猛烈还击。天亮时分,各路部队分别撤退。税警攻击地点离日军最近,也打得最勇猛,牺牲13人,重伤5人。首次攻击日军虽然失利,但启东各界人民对参战部队给予了大力支持与援助。进攻南门的部队撤退至大兴村时,群众抬来几筐热气腾腾的馒头慰劳抗日士兵,还给了每个士兵两块钱的慰劳费。税警队退至南阳村后,阵亡士兵的安葬费、抚恤费,伤兵的医药费,全由当地商民慷慨捐助。历来税警欺压百姓,与当地百姓关系恶劣,但是他们的抗日行动博得了人民的支持。

    侵占汇龙日军遭到袭击后,兽性大发,疯狂报复。6日,50多名日军在街面上见人就开枪,汇龙镇街道上、河沟里随处可见无辜百姓的尸体。日本侵略军还丧心病狂地用硫磺弹烧房子,顿时汇龙镇烈焰升腾,浓烟烈火高达数丈,木头、毛竹的爆裂声,油桶的爆炸声持续不断,各商店里大量货物化为灰烬。6日下午,退守在篦箕镇的抗日义勇军战士望着浓烟冲天的汇龙镇,再也按捺不住心头的愤怒,二三十名战士跑步到汇龙镇北门,向日军发起攻击,日军用机枪猛烈扫射,义勇军终因枪支旧、弹药少,坚持了半小时后撤退。汇龙镇的大火持续了三天三夜,全镇有700多间房子被烧毁,2000多市民无家可归。启东人民花数十年建起来的汇龙镇被日寇焚烧殆尽。

    启东军民首战日军,虽然没有给敌人多少杀伤,自己却付出了重大的代价,但它打响了启东抗日的第一枪,在启东人民革命斗争史上留下了光辉的一页。

    日本侵略者火烧汇龙镇的暴行,激起了启东军民更大的抗日仇恨。几支抗日武装寻机痛击侵略者。其中,瞿犊率领的两乡巡逻队终于觅得战机。瞿犊是崇明人,在上海创办中学。19383月,他毅然投笔从戎,在海门五区务本乡(今属启东),组织了一支十几个人的抗日队伍,名叫两乡巡逻队,瞿犊任队长。

    193849日中午,瞿犊得到情报,日军由海门开往启东的两只运输船将于下午通过石陀港,他立即召集几个骨干商量,研究伏击方案。部队埋伏在石陀港东的坟树园里。不一会,两只船由北向南徐徐开来,瞿犊部队的10多支枪一齐开火,并扑向敌人运输船。押船的日军被这突然袭击打懵了,仓皇跳上西岸,落荒而逃。这次战斗,缴获子弹24箱,自行车19辆,钢盔2只。瞿部首战获胜,打破了“日本兵不能碰”的神话,一些人的恐日情绪也有所消减。从此,瞿犊部队名声大振,影响遍及启海地区。

    15日,日军将从汇龙镇等地撤退海门,中途要经过久隆镇。启东抗日义勇军与瞿犊部队便商定在久隆镇再次伏击日军。15日上午9点多钟,待东路日军进入久隆东市梢瞿犊部队的伏击地时,瞿犊发起攻击。日军慌忙用机枪、步枪密集射击,并兵分两路猛冲过来,瞿部从芦苇中撤退。与此同时,埋伏于西南马路两侧的抗日义勇军也和南路的日军交火了。南路日军一面从正面猛烈扫射,一面分兵悄悄向义勇军右侧运动。此时,东路的日军也插到义勇军的背后,3路日军同时向义勇军夹击,义勇军参谋长嵇维灿当场牺牲,部队失去指挥,一部分战士只得傍大河沿撤出战斗。这一次,义勇军阵亡24人,烈士的鲜血染红了大河。

    4月下旬,抗日义勇军与瞿犊部队正式合并,瞿犊任抗日义勇军副总指挥,瞿部编为第四中队,驻大生二厂。两支部队数次抗击日军,在启海地区引起强烈反响,一批进步青年相继加入。启东抗日义勇军是一支具有传奇色彩的启东地方抗日武装,王澄、姚力等抗战名将便出自该队伍。这支部队奋勇抗日,被打散、再重组,数易番号,历经艰辛,但抗日主旨始终没有变过。在战争中生存下来的流淌着义勇军血液的那部分队伍,后来加入了新四军,成为了一支完全由党指挥的队伍。

顾南洲

(1898-1941)

    顾南洲,启东县永阳乡人。1898年生于崇明外沙永兴镇,1920年考入通州师范,1923年暑假毕业,到崇明外沙北新镇小学教书。1924年初,他在自己的家创办了辅安乡私立初级小学,自任教师。1925年初,到离家10多里路的大兴村小学任教。这时,国共两党实现了第一次合作,中国的形势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这使年轻的顾南洲十分兴奋,这年暑假,他离开家乡,到南汇县一所小学任教,校长王捷三是革命志士,他的言行给了顾南洲极大的影响,经王捷三介绍,顾南洲又结识了著名的共产党员侯绍裘,在他们的启发下,顾南洲从一个普通的进步青年,成长为一名中国共产党党员。

    1927年初,顾南洲由侯绍裘介绍,到设在武昌的国民党江苏省党务训练班学习。7月,宁汉合流,汪精卫叛变,训练班提前结束。顾南洲于7月底、8月初,冒着危险辗转回到家乡,开展革命活动。不久,他联络了泰兴、海门、南通、如皋的一批共产党员,在海门曹家镇(今启东县境内)召开江北活动分子会议,研究了党如何在江北活动等一系列问题。会后,顾南洲即在崇明外沙和海门西乡从事开辟工作,培养农民积极分子,物色建党对象,开展革命活动。

    时正值秋收季节,崇明地主纷纷来到外沙踏田议租,顾南洲与另一名共产党员高土贤,联系国民党进步人士,在外沙地区组织了辅安乡和广益乡、乐同乡3个农民协会,宜传“二五减租”,发动农民和崇明地主斗争。辅安乡行政局封闭了广益乡农会,顾南洲立即发动数千农民示威,他自任总代表,带着游行队伍到外沙行政公署请愿,外沙行政委员被迫接见了顾南洲及示威群众,宣布封闭农会是非法的,立即启封。斗争胜利了,在鞭炮声中,顾南洲带着游行队伍凯旋。

    19282月,顾南洲任中共海门县委组织部长,化名周步云,频繁地来往于海门与崇明外沙的永兴地区之间,联络积极分子。

    在顾南洲等人的努力下,1928年春,永兴地区农民协会成立,举行了多次示威游行。426日,他与共产党员赵克明组织农协会员和群众进行了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顾南洲连夜写了许多标语,交给示威群众到处张贴,他领着游行队伍高喊“打倒土豪劣绅!”“穷兄弟不要交租、交税、交捐!”等口号,行程10多华里,使土豪地主闻风丧胆。

    在这之后的一段时间里,顾南洲负责海门县委的工作,他与崇明县委密切配合,开展启东(此时崇明外沙已脱离崇明,定县名启东)与海门党的活动,同时在自己家乡办了一所小学作为掩护。                                            

    61日,他奉中共南通特委的指示,在汇龙镇北瞿家仓筹集经费,因缺少武器,就拿了学校风琴上的一块增音板,权当手枪,匆忙中,将其遗失在瞿家仓,很快事发,小学被拆毁,顾南洲身份暴露,不得已前往上海。在以后的半年多时间里,顾南洲在中共上海地下组织的某机关负责济难工作。

    1929年初,中共启东县委成立,顾南洲回到启东,任县委委员,他和县委的其他领导成员一起,在全县各地发展党员,建立支部,同时建立各种群众组织,党的活动在全县蓬勃开展。

    为进一步开展武装斗争,85日,他与另一位县委委员一起,带领县赤卫队攻打惠安镇盐廒,缴获10多支枪,武装了自己部队。

    193088日,中共启东县行动委员会组织了“八八”暴动,顾南洲是指挥之一,他率领暴动队伍冲进汇龙镇,向敌人发起攻击,救出了一些被捕的党员和群众。之后,敌人疯狂反扑,全县一片白色恐怖,顾南洲再一次被迫离开启东,化名张文瑞,在上海一弄堂办了一所小学,受上海党组织领导,继续开展革命活动。1931年底,顾南洲所在的党组织遭到破坏,他与其他11名同志一起被捕。几天后,他经第三党人士施方白营救出狱,从此与党组织失去了联系,以教书为生。

    1937年“八一三”事变后,顾南洲回到启东,四出活动,将大革命时期失散的党员、赤卫队员重新组织起来,挖出埋藏的枪支,在家乡拉起了一支抗日游击队,并同国民党县党部组织的抗日动员委员会接上了关系。

    1938327日,启东抗日义勇军成立,顾南洲被推为副总指挥。45日,日军第二次占领汇龙镇,顾南洲和抗日义勇军的其他领导一起,率领战士,配合其他几支部队,向日军发起攻击,打响了启东人民抗日第一枪。

    5月初,顾南洲率抗日义勇军三个中队开到南通以北的刘桥打击日军,在公路上伏击日军的运输车,使启东抗日义勇军的声名大振。

    5月中旬,启东抗日义勇军改编为特务总队第一大队。顾南洲任副大队长。7月,一大队被陆洲舫的江浙边区护航游击总队缴械,顾南洲突围后,来到南通余西和瞿犊的四大队合编为一个大队,编为通崇海启抗日指挥部独立大队,后改为一支队三大队,顾南洲仍任副大队长。8月,他和大队的其他领导人一起,指挥部队在南通土地堂两次同进犯的日军作战。

    在这期间,顾南洲急切地寻找共产党,希望部队能在党的领导下斗争。经多方奔走,1938年底,他和上海党的外围组织华东人民武装抗日委员会接上了关系。

    1939年元旦,为在启东争得抗日地盘,顾南洲及三大队,奔袭陆洲航司令部,将其击垮。几天后,省保安旅前来“清剿”,部队被打散,顾南洲返回家乡。但他没有消沉,二三月间,他将打散的部队重又组织起来,加入启东人民自卫总队,编为一大队,他任副大队长。之后,他又找到“武抗”组织,要求派共产党员领导这支部队,“武抗”遂派党员杨进在他的部队活动了一段时间

    不久,部队编为苏北抗战支队第二总队第二大队,开到海门,顾南洲任总队部参议。193910月,二大队被国民党反动派缴械,部队又被冲散。几经曲折,顾南洲十分苦闷,在家乡呆了一段时间。

    194011月,新四军东进,开辟苏北抗日根据地,顾南洲找到了新四军,要求参加工作,结果如愿以偿,被分配到江苏省第四区税务总处工作。1941年春,他任苏四区盐管局盐警队长,在沿海开展工作。411日,正在吕四工作的顾南洲被国民党顽固派抓住,杀害于吕四镇。

    1951年,启东县人民政府将他追认为革命烈士。

瞿犊

(1913-1939)

    瞿犊,字墨犀,19134月生于崇明园乐港一个地主家庭。他长得虎头虎脑,憨厚敦实,活象一头小牛犊。幼年的瞿犊聪明好学,对灿烂的中国古典文学有着浓厚的兴趣,并时有练笔。

    瞿犊小学时的语文老师,是一位进步人士。在这位老师潜移默化的影响下,他开始憎恨自己的地主阶级家庭,对人世间的不平产生了强烈的愤慨。

    在无锡国学研究所和上海中国公学求学期间,瞿犊曾组织同学对反动的学校当局作斗争。他还经常慷慨解囊,为贫苦同学排忧解难,同学们都亲昵地称他“牛大哥”。

    1934年,瞿犊大学毕业。为拯救满目疮痍的祖国,他选择了教育事业,在上海接办民华中学,后又创办了振德中学。这期间,他结识了共产党员沈鼎法。在沈的影响、帮助下,坚持进步育教。西安事变以后,他积极响应中国共产党团结抗日的号召,以学校为阵地,四处奔走呼号,开展反对内战,团结御侮的活动。

    1937813日,“淞沪抗战”爆发后,瞿犊决定投笔从戎,到苏北农村去,组织游击队,打击日本侵略者。

    这一年的秋冬,他来到了在海门县五区务本乡当乡长的姑父沙槐荪家里。展示在瞿铁面前的当地农村,是一片破败景象。转眼间1938年的春天到了,按“包三石”交了租的农民,不少人家揭不开锅,地主粮户却囤积居奇,不肯借粮。瞿犊挺身而出,挨家挨户发动农民向地主借粮。起初,农民怀疑这位沙家地主侄子的诚意,不敢跟他讲真话。但很快,他们发现瞿犊是在真心诚意地帮助他们摆脱困境,于是大家跟着他向地主去借粮,取得了斗争的胜利。

    19383月下旬,日本侵略军相继侵犯海门、启东,瞿犊便着手组建抗日游击队。他找了几个平时信得过的青年,给他们讲抗日保家乡的道理,动员他们参加游击队。不几天,一支10多个人的小队伍成立起来了,取名两乡巡逻队,瞿犊任队长。接着,瞿犊动员在地方上有威望的姑父帮他一起筹集枪支。经过一番努力,凑起了10支长短枪和一些子弹。

    这一年的49日,两只日军运输船将经过石陀港,瞿犊得到侦察员的报告后,决定选择河边的一个大坟树园作为伏击点,打一个伏击。他指挥队员隐蔽在一个个坟墩后面,要大家沉住气,耐心等待敌船的到来。下午4点钟,七、八个日本兵乘船由北向南而来,船临大坟树园时,瞿犊振臂一呼“打!10支枪一齐开火,队员们随即冲向河边,日军被这突然的袭击打懵了,丢下两只运输船扑河逃走。瞿指挥战士迅速地将弹药、自行车、糖果、饼干等战利品运回。

    这一仗过后,瞿犊带着队员把缴获的子弹送到另一支抗日部队——启东抗日义勇军指挥部,受到义勇军的热烈欢迎。瞿犊与义勇军的负责人顾南洲商议,将两支部队联合起来,共同抗日。

    414日,瞿犊接到义勇军指挥部通知,汇龙镇的日军次日将经久隆镇撤回海门,指挥部要他们联合打一个伏击。第二天一早,他把全队人员分成一个短枪组、一个长枪组,埋伏在久隆镇东市梢小横河两侧,准备夹击敌人。上午10点左右,敌人刚进入伏击圈,两组战士一齐开火。由于日军拼命挣扎,瞿犊考虑到敌我火力悬殊太大,当即组织部队撤退。

    瞿犊率部两次抗击日军,引起了极大的反响,瞿犊的名字从此传遍启海地区,不少青年慕名而来。部队迅速扩大,瞿犊毅然将他家的140亩土地卖掉,作为部队经费。他又主动同抗日义勇军联系,将他的部队编为启东抗日义勇军第四中队。瞿犊被委任为义勇军副总指挥。

    当时,南通地区杂牌部队蜂起,司令如毛。启东抗日义勇军因没有所谓的合法番号,无法独立生存,不得已加入国民党江苏第四区保安司令部特务总队,编为第一、第四两个大队。瞿犊任四大队长,驻曹家镇一带。

    7月的一天早上,瞿部突然遭到陆洲舫的江浙边区护航游击总队的袭击,瞿犊率部奋力突围,转移到南通县的余西。这时中共江苏省委派共产党员王进到瞿犊部队开展政治工作。从此,瞿、王两人结下了生死与共的战斗情谊。部队通过国民党通崇海启抗日指挥部政训主任茅珵的关系,编为国民党通崇海启抗日指挥部独立大队,后改一支队三大队,驻刘桥。瞿犊从血的教训中认识到,要立足生存,实现抗日宗旨,必须保持部队的独立性与纯洁性。因此,他一面据理力争,保持部队建制、人事上的独立性,另一方面,他着手整顿部队,使大队、中队的领导权掌握在进步青年的手中。同时,他们又在全大队进行系统的政治教育和军事训练,以提高部队的战斗力。

    811日,瞿犊组织部队向盘踞在土地堂的日军发起攻击,消灭敌人5名。次日,日伪军数百人,挟大炮等重武器分兵合击刘桥,企图报复。瞿犊率部巧妙地避开敌人的正面袭击,转移到了安全地带。

    八九月间,国民党江苏省主席韩德勤下令逮捕通崇海启抗日指挥部的茅珵,并把矛头指向瞿犊、王进的抗日队伍。是时,国民党部队排斥、打击异己日甚一日,形势越来越紧张,为了转移顽固派的视线,瞿犊离开独立大队,以通崇海启抗日指挥部参谋的名义,去崇明从事抗日活动。

    瞿犊一回崇明就把原来分散的抗日武装组织起来。为加强部队的政治思想工作,他又请王进到了崇明。在三个月的时间里,瞿犊组建了崇明人民抗日自卫总队部,指挥了堡镇、蚌壳镇、小竖河战斗,崇明的抗日武装斗争蓬蓬勃勃地开展起来了。在此期间,瞿犊实现了自己的愿望,成为一名共产党员。

    1939年元旦,瞿犊得悉在南通的“通挥”一支队三大队,到启海地区进行抗日武装斗争,即率部于16日到达启东二厂镇。就在这时,国民党苏北游击指挥部第三支队张能忍部在合兴镇扣留了原启东抗日义勇军负责人。为营救战友,瞿犊于110日上午前往汇龙镇。黄昏时分,瞿犊同赶来的王进等人从汇龙镇回二厂,途经合兴镇东市梢,黑暗中十几个彪形大汉一拥而上,瞿犊等因寡不敌众被捕。张能忍得意忘形,亲自讯问瞿犊:“你有多少部队?”瞿犊严正地回答:“我个人没有部队,抗日义勇军是人民的部队。”张能忍又假惺惺地说:“只要你愿意跟我合作,我可以放你回去。”瞿犊斩钉截铁地回答:“你不打日本人,专打中国人,我不跟你合作!”张能忍图穷匕首见,狂叫:“把瞿犊拉出去杀了!”瞿犊镇定地嘱咐同时被捕的战土们:“不要哭,坚强些!”从容就义。这位年仅26岁的启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的创始人,为了抗日救国大业,洒尽了自己的鲜血。

王新宇

(1908-1940)


    王新宇,又名新羽,启东县永阳乡人。19081月出生在个较为富裕的农民家庭。7岁时,入曹郁选私塾,1921年,考入启秀中学读初中,1924年,入海门中学读高中。

    1927年,中国共产党派人到海门中学宣传共产主义,开展学生运动。王新宇接受了共产党的主张,不久,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学生中开展工作。

    192710月,海门中学地下党组织决定开展一次行动,将反动的国民党省党部特派员陈石泉赶走。9日晚,王新宇等地下党员开会,决定在10日走趁国民党海门县党部组织“双十节”庆祝活动之际,联合10所中小学举行示威游行,将陈赶走。但10日那天,县党部怕出事,没有进行庆祝活动。王新宇等人决定于11日主动行动。当日,来自各校的师生手执小旗,下午1时开始游行,一路高呼“打倒列强!”“打倒军阀!”等口号,游行队伍到县党部前停下,县党部的人紧闭大门,不肯出来,王新宇等组织学生冲进去,抓住了陈石泉,将他拉出示众。为防止敌人报复,当晚,党员们将海门中学学生组织起来,严阵以待。王新宇分管后勤工作,他组织学生将全校师生一个星期所用的柴米油盐全部购回,以此打破敌人封锁学校,迫使学生就范的阴谋。二三天后,30多个全副武装的军警果然向海门中学扑来,王新宇等人带领学生用石头、砖块,将大门死死顶住。敌人见没有下手机会,只得返回, 后由国民党海门县政府第一科科长出面写信,保证不追究责任,不抓学生,陈石泉也灰溜溜地离开了海门,斗争取得了胜利。

    王新宇离开海门中学后,便在海门一带从事革命活动。1929年上半年,他因病回家休养,并在此时结了婚。下半年,他到曹家镇的郁氏小学担任教师,并以此职业为掩护,继续开展党的活动。1930年,他参加了海门党的领导工作,任县委委员。19315月,中共启海县委成立,他为县委委员。

    44日,王新宇和另一名县委领导成员率11人组成的行动队赴沙家仓,去镇压参与杀害海门县委书记陆铁强的沙家仓恶霸地主沙锦标,但因走漏了风声,沙锦标脱逃,只杀死了另一个沙氏地主沙锦藻。

    之后,王新宇又到垦牧地区活动,将失散的党员重新组织起来开展斗争。7月,他到二厂开展工人运动,15日,不幸被捕。在敌人面前,王新宇机智勇敢,不承认自己是共产党员。敌人只得以“土匪杀人罪”,将他判刑4年。1935年,王新宇刑满出狱,在一个亲戚家住了一年。1936年夏,继续到曹家镇郁氏小学任教。一年后,“七七”事变爆发,王新宇再也无心教书了,他回到家乡,将大革命时期的一些赤卫队员组织起来,拉起了一支抗日队伍。

    19383月,启东抗日义勇军成立,王新宇率部参加了抗日义勇军,大家一致推他当大队长。45日,他指挥部队与其他几支武装配合,在汇龙镇攻击第二次入侵的日军,打响了启东抗日第一枪。415日,他又组织部队在久隆镇与日军交战,虽然伤亡较大,但在启海引起了巨大的反响,不少青年纷纷慕名投军,王新宇热情地欢迎这些进步青年的到来。

    5月,抗日义勇军改编为特务总队一大队,王新宇任大队长。但特务总队的一些人抗日不足,扰民有余,王新宇十分痛恨。6月初,他毅然将部队拉回启东。7月,一大队被陆洲舫的江浙边区护航游击总队缴械(瞿犊为大队长的四大队同时被缴),王新宇随队突围到南通余西,在瞿犊等人的支持下,和四大队突围的部队合编为一个大队,王新宇为大队长,瞿犊、顾南洲为大队副。为重振旗鼓,他派人扣留了特务总队的枪船,并将前来索枪的特务总队打跑,改善了部队的装备。

    之后,部队改编为通崇海启抗日指挥部独立大队,10月以后,又改为一支队三大队,他们在海门茅镇、三厂一线驻防,多次打击日军,部队名声大振。

    1939年元旦,为在启东争得抗日地盘,他率全大队奔袭启东南清河的陆洲舫司令部,将其击溃,得到大量人枪。10日,江苏省保安旅到启东,缴了三大队的部分枪支,王新宇十分痛心。二三月,沈维岳回启东组织启东人民抗日自卫总队,王新宇与顾南洲一起,将失散人员召集起来,加入到自卫总队,王新宇任大队长。7月,部队编为抗战支队第二总队,在海门池棚镇、江家镇、凤凰桥一带活动。这时,党派人到他的大队开展工作,帮助他提高部队素质。在他和共产党员们的努力下,部队一到驻地就帮助群众耕种,和群众交谈,驻地百姓都夸这支部队纪律严明。10月,部队在凤凰桥被顽固派缴械,人员又被遣散。12月,中共地下党将部队又集中起来,成立通海独立大队,王新宇任大队长,他率队在四甲坝以南,茅镇、三厂以北地区打游击。

    1940年初,通海独立大队并入新组建的抗战支队第二总队第二大队。二大队北上,王新宇带少数人枪留在南通的通海地区继续活动。1940415日,王新宇带的部队在南通小海镇与日军遭遇,激战中,他胸部被子弹击中,凶残的日军又在已倒地的王新宇身上连刺了10多刺刀,王新宇当场壮烈牺牲,时年33岁。

王进

(1920-1939)

    王进,字玉龙,又名余庆,中共党员。1920年生于山西省祁县,1936年毕业于太原平民中学。

    1937年,王进离开家乡去北京求学,“芦沟桥事变”后到达上海。他原定投考大学,因“八一三”沪战继起,激起他投入抗日救亡运动的决心。王进先在上海国际第一难民收容所担任新文字教育工作(这个收容所,专门收容因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而流落上海的难民),在工作中,他善于接近民众,短期内学生由四五十人增至300余人。

    19382月,王进到上海地下党组织开办的社会科学讲习所学习。他如饥似渴地学习革命理论,热情地帮助学友。从社会科学讲习所出来后,他经常为《战声三日刊》写战事报道,从日本帝国主义的侵华野心写到中国各抗日战场的情况。他用大量事实,以辩证唯物主义的观点和方法分析了中国抗日战争的形势:“在敌人的后方,我军哪一天不在消耗敌人,歼灭敌人?我们哪一天不在胜利之中?虽然有时有一城一地的损失,但还是达到了消耗敌人的目的。只要能够长期消耗敌人的力量,我们的胜利便有把握。……有利的形势早已给我们造成了,我们要使每个角落,都变为战争的前线,从各条战线来夺取最后的胜利。”

    19386月初,中共江苏省委派王进和一批进步青年、学生到江北工作。7月,瞿犊率部突围,转移至南通县余西整编,王进到瞿犊部队任政训员。他从多方面帮助瞿犊开展工作,共同致力于抗日武装斗争,并与瞿犊等一起改组了抗日义勇军的领导。并通过熟人的关系,编入通崇海启抗日指挥部,为独立大队。此后王进和瞿犊率部赴刘桥驻防。困难和挫折使他们更加清醒,更加坚定,他和瞿犊响亮地提出,在战斗中坚强自己,发展自己。王进同瞿犊等一起总结经验教训,认真抓好部队的思想建设和军事训练,努力提高部队指战员的政治觉悟和军事素质。同时组织部队指战员大力开展群众工作,帮助群众解决一些困难,争取当地抗日民众对部队的支持和帮助。8月中旬,他俩率部避实击虚,多次袭击伪军。以后,王进又同瞿犊率部队参加了克复金沙镇和保卫茅镇的战斗,均取得胜利。

    1938年秋,瞿犊屡遭国民党当局疑忌,遂离开独立大队去崇明从事抗日运动。留下的部队由王进等领导,继续从事抗日武装斗争。面对着复杂的形势和种种困难,王进毫不畏惧,仍充满着胜利的信心。他在给朋友的信中写道:“有时,尤其在工作困难的时候,自己不免有些苦闷,不过,这种想法是错误的。我不小视自己,更不小视自己的工作。为了国家,为了民族,我的身体已经不顾了,我要尽自已所有的力量去工作,干下去,不相信没有前途。开辟工作,创造工作,是我们青年人不应推却的事,我已下了决心,决不为感情冲动而动摇自己的革命意志。”他把自己的生死安危置之度外,把自己的一切交给了党,交给了伟大的抗日战争事业。

    193810月,王进服从党的需要,不避艰险,离开启东赴崇明与瞿犊再度合作共事,担任崇明人民抗日自卫总队队部的政治工作。他与指战员兄弟般地相处,同学习,共训练。还经常利用休息时间与指战员促膝谈心,做好政治思想工作。

    193916日,王进与瞿犊等率部北渡回到启东二厂镇附近,与留在启海的原独立大队会合。此时,国民党苏北游击指挥部第三支队长张能忍在合兴镇非法扣留我抗日武装的一位干部。110日晨,瞿犊为了营救战友,从久隆镇前往合兴镇与张交涉,并赴汇龙镇办事。中午,王进不见瞿犊回来,恐遭意外,带了几个战士急忙赶往汇龙镇。当夜,瞿、王等6人离开汇龙镇回部队途经合兴镇时,遭张能忍伏兵袭击,因寡不敌众被俘。继瞿犊牺牲后,王进又遭刽子手张能忍杀害。

 

 

附件下载
 

   启东革命烈士陵园,暨启东市青少年爱国主义教育中心, 1950年始建于启东县人民公园。1959年重建于人民西路,现江苏省启东实验小学所在地。2003年根据我市城市建设和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需要,市委市政府决定对其实施整体搬迁,位于长安路西侧,原北郊站地段......

Copyright © 2012 启东市烈士陵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建立镜像
地址:启东市北郊长安路10号 电话:0513-83240801 12345  苏ICP备120677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