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首页  陵园简介  政务公开  陵园揽胜  陵园动态  教育活动  红色记忆  共建单位  网上祭扫  所获荣誉  服务指南
  【 红色记忆 】  您的位置: 首页 -> 红色记忆   
作中流砥柱④——据点攻坚吹响号角 坚持抗战取得胜利
来源:启东烈士陵园  发表时间:2020-4-4 

专题二:作中流砥柱

第四期:

据点攻坚吹响号角  坚持抗战取得胜利

    1944年春,日军在太平洋战场和中国战场节节败退,被迫收缩防线,日伪在东南地区的兵力也由“清乡”初期的6300人减至3200人,据点也由70个减至55个。由于敌人兵力分散、士气低落,这为我方转入反击提供了有利条件。此后,东南军民以军事斗争为先导,采取速战速决的作战方针,开始反据点斗争。

    攻打竖河镇据点,是反据点斗争的开始。竖河镇周围地区,是新四军东进海启最早开辟的地区之一。“清斗争之前,东南党政军首脑机关常驻于此。该据点南连曹家镇,北通吕四镇,西接聚星镇,东应海复镇,拔除这一据点,对割断日伪据点联系,使抗日中心区联成片,具有重大意义。51922日,东南警卫团英勇作战一举攻克竖河镇据点,收复竖河镇。24日,驻中央镇据点的伪军两个班携枪反正。战后,突击队长蔡洪飞被评为二等战斗英雄,突击组长龚诚、沈裕邦被评为三等战斗英雄。竖河镇据点的攻克,吹响了全东南、全分区反据点斗争的号角,标志着反“清乡”斗争进入了主动反击日伪军的新阶段。

    东南军民在攻克竖河镇据点后,连续出击,发起夏、秋季反据点攻势,不断扩大战果。612日,海东区队化装进利民镇据点,5分钟解决战斗、攻克据点,创造了白昼奇袭伪军据点的成功范例。711日,该区队在与日军战斗过程中,缴获日军九六式机枪1挺。这是东南地区第一次缴获日军的新式武器,荣获苏中四分区司令部嘉奖。夏、秋季攻势中,参战群众达4.3万人,破路100多里,割电话线190多里。县团、区队、基干队、小游击队战斗139次,进袭据点44次,毙俘日伪军警和伪军、特工254名。收复据点19处,东南根据地中心地区基本连成一片。日伪军龟缩在孤立的据点里,伪政权大部解体。至此,反“清乡”斗争取得决定性胜利,从而为夺取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奠定了基础。

   在夏、秋季反据点斗争胜利的基础上,东南军民响应上级“一面坚持斗争,一面准备反攻”的口号,乘胜连续不断地打击下乡“清剿”抢掠和困守据点的日伪军。面临失败的敌人没有放弃垂死挣扎,日军抽调了一批射击能手,进行特别训练,专门寻机射击我军指挥员。19441226日清晨,东南警卫团团部驻扎在海中区巴掌镇附近,碰到由聚星镇出动的日军特工队。团长王澄接报敌情后,一面派侦察员继续侦察,一面和政委鲍志椿奔出屋外,举起望远镜,观察敌情,准备组织反击。埋伏在不明处的日军突然开火,一颗子弹射来,王、鲍二人同时中弹相继牺牲。王澄18岁即投身抗日救亡运动,以后积极参加和领导一支抗日武装,率部于港口暴动参加新四军,在陶勇领导下,东进通如海启,对建立海启抗日根据地和领导海启人民坚持反“清乡”斗争作出了重大贡献。鲍志椿是我党我军的一名优秀政治工作者。王澄、鲍志椿的牺牲,是海启人民的重大损失,也是东南地区抗战胜利到来之前遭受的一次挫折。

    尽管敌人偷袭使我领导人牺牲,但并不能挽救其失败命运。1945年初,日军被迫收缩战线,作重点防守。春节前后,群众游击战十分活跃,边区、外围区民兵小游击队开始独立作战,主动打击敌人。2月开始,东南军民对那些已经陷于点不连点、线不成线的日伪孤立据点,发起强大春季攻势。警卫团、区队、民兵群众配合下,攻克聚星镇、南阳村、泰安港等一系列据点,阻击、歼灭日伪军。其中,圩角镇一战,全歼一个“清乡”警察中队,俘敌80多人。

    在连续不断的军事攻势打击下,日伪军普遍惶恐异常,沦陷区进一步缩小;根据地、游击区进一步恢复和扩大,大反攻作各项准备工作正在加紧进行。县团、区队民兵经过反“清乡”斗争的锻炼,战斗力普遍得到提高。县团能攻克据点,区队能单独伏击日军,民兵能联防打退小股伪军。至19455月,全县发展和培训民兵14843人,民兵基干队发展到1613人,小游击队发展到259人。

    另外,县委在对敌情报工作、财经工作、文教工作等方面都开展得卓有成效,富有特色。情报工作上,县委派员打入伪启东特区公署总办公室,并依靠行署情报局、警卫团情报总站、社会部、敌工部、乙种组织等部门和系统搜集情报。财经工作上,依靠广大群众支持,征粮征税,保障供给,度过难关。1943年至1945年上半年,夏季征收麦子3700万斤,秋季征收玉米3400万斤,可以说部队经济完全靠人民来支持的。文教事业上,创造了适合反“清乡”的各种游击教学方式方法,并创办《东南报》《东南画报》,揭露敌人罪恶阴谋和血腥罪行,传播胜利消息, 激励和鼓舞军民斗志。

    东南抗日军民经过半年多时间的局部反攻作战,进一步改变了敌我力量对比,巩固了抗日根据地,为顺利收复东南全境作了最大的准备。

    1945815日,日本帝国主义宣布投降。分区电令东南警卫团迅速集中兵力,收缴各据点日伪枪支,接受日伪军无条件投降。县委亦通知各区队、武装民兵,作好接受日伪军投降的准备。此时,东南地区日伪军纷纷向三厂、海门集中。警卫团一部奔袭新港镇,伪军一个排缴械投降。启东区队包围和合镇据点,敦促伪军投降。翌日,该据点驻敌逃走。

    日军虽已宣布无条件投降,但三阳、吕四的日伪军还在死守待命,拒绝由我军受降。816日,吕四区队在洛伽乡民兵队长孙启祥率领的民兵配合下,进入吕四据点击伤拒绝投降的伪区长朱明,迫使该据点日军25日向西撤逃。819日,警卫团通牒伪海门保安大队长沈超投降,沈表面答应,而暗中却逃往南通八厂。821日,警卫团在麒麟镇西大悲殿公路上,伏击300余名西逃之敌,战斗1个多小时,毙俘伪军130余人,缴获轻机枪2挺,小炮1门,长短枪50余支,其他战利品64小车。战后,东南警卫团西移向三厂、茅镇进军。825日,吕四至包场线所有据点的日伪军全部撤逃。830日,汇龙镇日伪军狼狈撤退。91日,三厂、青龙港敌人逃跑,海门收复。至此,东南全境解放。县委分别在三厂、汇龙镇召开军民庆祝海启解放大会。

王澄

(1914-1944)

    王澄,祖籍镇江,1914年生于上海。父亲是个小职员,他兄妹5人,家境清贫。1932年,王澄高中毕业后,投身于抗日救亡活动。1937年,他参加了军事防空训练。同年,被国民党江苏省政府派往启东久隆镇防空监视哨工作。1938年春,日本侵略军蹂躏启东,王澄目睹惨状,愤然离开哨所,参加了由瞿犊等领导的抗日义勇军。1939年初,国民党顽固派杀害了苏北人民抗日纵队领导人瞿犊、王进。在危急关头,王澄和姚力率两个中队,暂编入国民党鲁苏皖边区游击指挥部二纵五支队四大队,王澄任四大队大队长。不久,中共江北特委、苏北特委和新四军挺进纵队先后派朱群、郑少仪、周文在、鲍志椿等到二纵开展工作。王澄竭诚欢迎,并积极配合朱群等在自己的大队,教唱抗日歌曲、开展军民联欢活动。当时,四大队驻在宜陵、砖桥、白塔河一带,与新四军挺进纵队驻地大桥毗邻。在中共地下党的支持下,他组织班排长和士兵代表,以购买用品为名,去新四军驻地大桥参观。王澄从新四军的军容风纪、官兵关系、军民关系等方面受到了教育和启发。回队后,他更加亲近地下党的同志,向他们借阅革命书刊,汇报思想情况。党组织认真地对他进行了考察,于1939年批准他加入中国共产党。19402月,二纵建立了地下党总支,四大队建立分总支,王澄被选为分总支委员。从此,王澄更加严格要求自己,努力学习和实践毛泽东同志的建军理论,使这支部队在复杂的环境里保持了良好的军容风纪。

    颜秀五听到四大队和新四军接触太多的风声,调王澄驻泰州城,后又调兴化。不久王澄又奉命从兴化老阁一带率部调到港口。6月底的一天,五支队长陈东生以宴请为名,把中队长以上军官请去。席间,陈东生一伙,剑拔弩张,恶语伤人,诬新四军不抗日,打内战,王澄成竹在胸,侃侃而谈;“我们一贯拥护司令抗日,谁破坏抗日,不同意!谁打抗日部队,更是坚决反对!”说得陈东生哑口无言。王澄等赴宴回来后,为了打乱顽固派的阵脚,连夜研究决定举行反摩擦的革命暴动。王澄率部先扣押了五支队队长以下支队部全体人员,解除了重机枪连和地方保安队的武装。然后,马不停蹄地挥师进入炮火连天的郭村,投入了新四军挺进纵队反击国民党顽固派军队进攻的战斗。在郭村战斗中,王澄率部担任了阻击任务,对郭村保卫战的胜利起了重要作用。战斗结束,王澄和全大队官兵受到陈毅等首长的亲切接见和表扬。接着,部队改编为新四军挺进纵队新五团,王澄任团长。

    194010月,王澄率部参加黄桥决战后,部队改编为三纵五团,随三纵挺进通如海启。11月,王澄与茅珵率领的崇启海常备旅,会师于海门县江家镇,两支部队统属苏四区游击指挥部。12月,改编为游击第三旅,茅珵为旅长,王澄为副旅长兼五团团长。

    同月,王澄奉调率团到掘港驻防。26日,国民党江苏游击第六纵队司令徐承德纠集重兵,围攻掘港。王澄随茅珵率部和新四军三纵留守部队一起,同徐承德部鏖战3昼夜。紧接着,他率领部队和新四军三纵七团星夜追击溃退的徐顽残敌,直追到启东公司镇,把徐赶下海。19411月,王澄团改为新四军一师三旅八团。8月,王澄八团与南通县警卫团在刘桥、林梓、丰利、石港、潮桥、环港、孙家窑、双甸等地作战20余次,有力地粉碎了敌伪的“扫荡”。同年127日,日伪军出动大部队,深入岔河、丰利、马塘、掘港之间大片地区“扫荡”,施放毒气,残害人民。次日,王澄率部在民兵配合下,于双灰山,花市街一线伏击日伪军五、六百人,歼日军分队长、伪团长以下200余人,俘敌近200人,缴轻重机枪、迫击炮、步枪甚多,重创入侵日仿军。

    以后,王澄率部驻启东县无畏乡一带,开展民运工作。驻地附近佃农们因受尽大地主祝歧烈重租盘剥,都弄得倾家荡产。王澄对佃农代表说:“天地变了,今天有新四军给你们撑腰,有抗日民主政府做主,你们大胆去告吧!”抗日民主政府很快受理了这个案子。在人民法庭上,贫苦农民告倒了大地主,人们奔走相告:“想不到这位白脸书生王团长,一个心眼为我们穷人着想!”“这才是我们自己的政府!”“走,当新四军去!”这一来,减租减息,参军扩军,根据地建设迅速开展起来。

    1942年春,王澄去苏中党校学习。1943年初学习结束,王澄任东南警卫团团长。当时,已是日伪策划在苏北实行“清乡”的时候了。面对虎视眈眈的日伪,王澄与县委书记洪泽等把主要精力用在发动群众和加强地方武装建设上。警卫团一部分调到外线作战,一部分派去加强区队,有的班排干部则回到家乡做开辟工作,成为乡村民兵武装的骨干。王澄还专门抽出18名军政素质较高的班排干部组成武工队,到敌人的心脏地区—茅镇、三厂、青龙港一线开辟新区。这样,他亲手把县团、区队、乡游击队三结合的武装体制建立了起来,在敌人“清乡”圈内,坚持公开的武装斗争。19439月,王澄以东南人民抗日自卫总队部的名义,发布在全县范围内开展“九一八”游击运动的命令。在半个月的时间内,王澄指挥全县区队、民兵2800余人,包围敌据点10处,作战81次,形成了声势浩大的反“清乡”斗争高潮。

    王澄在指挥作战中善于抓住战机,从战略上赢得主动。1944年的夏季攻势开始后,他根据竖河镇的地理位置和伪军兵力布防情况,与洪泽等商量决定攻打竖河镇据点,造成敌人战略上的被动。他亲自指挥部队用政治攻势和武力进攻相结合的办法,迫使敌人撤出据点,接着,又发动了秋季攻势,先后拔除敌伪据点12处,缴“九六”式机枪6挺,占全分区缴获数的一半。

    在战局变幻莫测的情况下,王澄常常成功地化险为夷。一次,部队在忠义乡塌鼻子店附近遭敌人包围,战斗中,王澄右臂负伤,但他不露声色,继续指挥部队突围。部队安全转移到海南区时,又与敌遭遇,王澄派出4个战斗小组,在民兵的配合下,声东击西,布下“迷魂阵”,弄得敌人昏头转向,仓皇后撤。

    1944年初,王澄兼东南行署主任。他受党和人民的重托后,更加发奋工作。团部和党政机关转移到哪里,他就在哪里调查研究,了解区队、民兵工作。平日,他抓住各种机会,同各界有识之士广交朋友,注意发挥他们的积极作用。

    王澄爱兵如兄弟。平时,他从政治上、生活上关心体贴战土,行军时特别照顾体弱有病的同志,帮他们背枪、背包,有时还把战马让给他们骑。部队休息时,他抽空教大家唱歌做游戏,和战士打成一片,用歌声笑语驱走疲劳,鼓舞斗志。每当战友牺牲了,他总是亲自处理后事。为了使战士尽能可在战时少流血,消灭敌人保存自己,他注重平日多练兵,针对水网地区作战特点,他要求每个战士都要学会游泳、撑船两项本领。

    19441226日晨,团部和县委、行署机关驻在巴掌镇。由于被敌密探侦悉,日伪军3路奔袭我驻地。王澄同政委鲍志椿两人在野外察看敌情时,不幸被敌击中,同时牺牲,时年均仅30岁。启海人民为纪念两位烈士,将他们牺牲时所在的区、乡,命名为王鲍区和王鲍乡。

鲍志椿

(1914-1944)

    鲍志椿是常熟县王庄乡人,生于191458日,生后3个月丧父,由母亲抚养长大。鲍志椿自幼就有理想,立志长大后要为国家干一番事业。读书时他是个品学兼优的学生,深受老师和同学的喜爱。

    1932128日,淞沪战争爆发后,国民党政府屈服于日本帝国主义的压力,破坏抗战,镇压抗日运动。年仅18岁的鲍志椿,对此十分气愤。是年秋,鲍志椿毕业于无锡省立师范高中部,他深感国难当头,毅然投身抗日救亡活动,在无锡当了民众夜校教师,向工人群众宣传抗日救国的道理,组织领导人力车夫进行罢工斗争。

    193311月,为了纪念苏联十月革命节,鲍志椿和一些进步青年秘密组织庆祝活动,在张贴标语时,遭国民党反动军警逮捕,先后被关押在无锡第三监狱、反省院。在狱中,他虽身受种种酷刑,但始终坚贞不屈,严守机密。1934年底出狱。

    19363月,鲍志椿在上海暨南大学秘密参加了中国共产党。不久他因参加抗日救亡运动被校方开除离校,和党组织失去了联系,但他并没有因此中断革命活动。为了研究和了解日本侵略者的动态,鲍志椿刻苦自学日语,并以家庭教师、学艺女子中学数理化教员等职业为掩护,继续坚持抗日救亡活动。

    1937年春,鲍志椿和党组织接上了关系。卢沟桥事变发生后,鲍志椿按照党组织的指示,回到家乡王庄,和几个同学共同发起成立王庄抗敌后援会,开展抗日宣传,募集慰劳物品,支援前方将士。“八一三”日本侵略军进攻上海,后援会加紧了抗日救亡宣传工作,鲍志椿更是忙碌,组织教唱《义勇军进行曲》等革命歌曲,召集群众开会,作抗日演讲,印发《战斗报》,传播抗日消息,鼓舞群众抗日热情。1112日,日军侵占上海,接着无锡沦陷。日军半夜从王庄经过,后援会一些成员惨遭日军杀害。鲍志椿鼓励幸存的后援会同志接受教训,化悲痛为力量,他坚定沉着,机智勇敢,和群众一起,巧妙地避过了敌人的屠杀。

    1938年上半年,鲍志椿在上海慈愿、泰利两处难民收容所工作。以后,党组织派他去安徽泾县新四军教导大队受训。

    1939年秋,鲍志椿奉命调任新四军挺进纵队政治部民运科长。不久,又去泰州国民党李明扬、李长江部队做友军工作。

    19402月,鲍志椿到国民党鲁苏皖边区游击指挥部二纵队政工人员训练班任政治教官,宣传我党统一战线政策,宣讲《抗日救国十大纲领》。鲍志椿讲课深入浅出,通俗易懂,很受大家欢迎。当时鲍志椿是我地下党总支委员。政工训练结束,鲍志椿任二纵政训处连队工作科科长。约时过两月,党组织将鲍志椿及暴露身份的党员撤回新四军,鲍任挺进纵队政治部秘书。12月,参加了掘港保卫战,在追击溃逃之敌时负伤。1941年之初,鲍志椿任新四军三纵八团政治处主任。

    19433月,鲍志椿由军分区宣传科长调任东南警卫团副政委。19446月,任东南县委书记兼东南警卫团政委。在尖锐复杂的反“清乡”斗争中,他和东南警卫团团长王澄等带领部队始终坚持在原地,与日伪进行了艰苦的斗争。他坚持贯彻执行党的关于坚持公开武装斗争的方针,组织民兵,广泛开展游击战,经常对干部、群众进行思想政治工作,说明敌必败,我必胜的道理。鲍志椿既是一个优秀的政治干部,又是一个英勇善战的军事指挥员。他善于寻找战机,运用机动灵活的战略战术,集中力量痛歼日本侵略军。1944522日,他参与指挥了竖河镇战斗,紧接着又发动了朱家饭店战斗,一举歼灭日军一个班,大煞了敌人的嚣张气焰。在反据点斗争中,仅半个月时间,就向日伪发动了10多次进攻,打垮了日军别动队,打死打伤日军30人。到6月底为止,全县先后拔除了10多处据点,缴获“九六”式机枪6挺,取得了反“清乡”斗争的重大胜利。

    鲍志椿高度近视,夜行军很不方便,但他总是坚持同战士一起步行,边行军边宣传鼓动。警卫员缺少文化,他亲自教。战士生病,他更是体贴入微。一次战斗中,有个战士负伤,时值寒冬,部队还未发棉被,鲍志椿就将婚前爱人送给他的一条毛毯给伤员盖上。这个伤员逢人就讲:鲍政委是个好领导,我伤好后,重上前线,一定多杀敌,多缴枪!鲍志椿有严重的胃病,发病时,吃玉米等杂粮就痛得更厉害。警卫员设法煮点面条给他吃,他总是婉言谢绝。他说:现在很艰苦,大家吃什么,我就吃什么,可不能搞特殊啊!衣服破了,他自己补。那时,战斗频繁,生活条件又差,鲍志椿生了一身疥疮,还有老白虱,他对此满不在乎。他在政治上对部属要求很严,有一位连长,英勇善战,打了不少胜仗,也逐渐滋长了骄傲自满的情绪。鲍志椿就给他讲骄兵必败的历史故事,与他一起分析打胜仗的多种因素。在鲍志椿的启发教育下,这位连长,逐渐克服了缺点,进步更快了,解放战争时期当了团长。

    19441226日,鲍志椿和团长王澄带领部队驻在巴掌镇附近的村子里,由于被敌密探侦悉,日伪军突然进袭,鲍志椿和王澄在野外侦察地形部署战斗时,不幸被日军冷枪击中,两人同时牺牲。

 

 

 

 

 

 

   启东革命烈士陵园,暨启东市青少年爱国主义教育中心, 1950年始建于启东县人民公园。1959年重建于人民西路,现江苏省启东实验小学所在地。2003年根据我市城市建设和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需要,市委市政府决定对其实施整体搬迁,位于长安路西侧,原北郊站地段......

Copyright © 2012 启东市烈士陵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建立镜像
地址:启东市北郊长安路10号 电话:0513-83240801 12345  苏ICP备120677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