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首页  陵园简介  政务公开  陵园揽胜  陵园动态  教育活动  红色记忆  共建单位  网上祭扫  所获荣誉  服务指南
  【 红色记忆 】  您的位置: 首页 -> 红色记忆   
作中流砥柱⑤——抗日战争时期牺牲的部分烈士(上)
来源:启东烈士陵园  发表时间:2020-4-10 

抗日战争时期牺牲的部分烈士 

陈国权

(1916-1942)

    陈国权,原名冠球,化名陈明、莫名,笔名C1916年生,海门县汤家乡人。陈国权幼时,家境贫寒。父亲陈恩官,原是上海一家小药店的职员,为生计日夜操劳,在陈国权七八岁时不幸去世,家中全靠他母亲种了3亩田和帮人家缝衣、绣花、打短工来维持生活。

    陈国权自幼天资聪明,勤勉好学。汤家镇小学毕业后,15岁的陈国权于1931年独自一人来到上海,到鸿文书局当练习生,工余时间到附近一个进步团体开办的夜校读书。在那里,他阅读了古今中外大量书籍和进步刊物,开阔了视野,并结识了许多进步青年。他们在一起学习文化,纵论时政,畅谈理想。书局老板由此而怀疑他参加“共党活动”,怕受牵连,阻止他上夜校、交朋友。陈国权置之不理,后即被老板辞退。

    1935年春,陈国权考入生活书店,他进店后被分配在进货科工作,跑遍了上海大大小小的出版社和书店,不久,又参加了党的外围组织——上海职业界的秘密读书会,有机会阅读到当时所能看到的马克思、列宁等革命导师的著作,以及李大钊、鲁迅、陈独秀等的作品。他如饥似渴地在这些书的海洋中寻觅着,不断提高自己的理论修养和思想觉悟。1935年下半年开始,他参加抗日救亡运动,次年加入上海职业界救国会(也是党的外围组织),并于同年参加了中国共产党。

    抗战开始后,胡愈之、郑振铎、张宗麟等在上海创立了出版社团——复社,陈国权接受党组织的指示,调入该社做发行工作,是该社党组织的负责人,并兼《时论丛刊》的发行人。他勇担风险,不辞辛劳,夜以继日地工作着。1938年,陈国权等负责发行的由该社出版的《西行漫记》、《鲁迅全集》等书籍,在国内外产生了很大影响。

    193823月间,为了联络上海各界抗日救亡组织的力量,上海地下党“文委”在沪江大学内创办了上海社会科学讲习所(第一期),所内设立“学委会”主持校务,陈国权是负责人之一,负责组织工作。凡讲师的联系、新学员的了解等,均由他负责。陈国权对待学员、讲师热情诚恳,工作井井有条,成绩卓著,深孚众望。

    1939年春的一天,陈国权因掩护曾在上海社会科学讲习所任讲师的郑振铎脱险,被法租界巡捕房逮捕。他在被关押期间,大义凛然,力陈抗日爱国无罪。法巡捕房无可奈何。不久经组织营救而被释放出狱。

    同年5月,陈国权、韩念龙受中共江苏省委委派到崇明,和茅珵一起,开辟党的工作,领导抗日武装斗争。经过半年时间的努力,于10月组建了中共崇明临时工作委员会,陈国权任书记,同时建立了崇明人民抗日自卫总队。陈国权旋即以总队政训处的名义派出多支民运工作队分赴崇明各地,以办农民夜校、知识讲座等方式,联络各界群众,发展党的组织,壮大抗日力量。他们领导的自卫总队频频出击,在堡镇至米行镇一线公路,伏击和爆破日军运输车辆,使之遭受较大损失。1940年初夏,日军调集重兵,由海军配合,封锁崇明岛,向三区自卫总队根据地,进行了长达半个多月的血腥“扫荡”。陈国权等带领自卫总队,有组织地分散隐蔽于茂密的青纱帐内和群众家里,使敌人妄想扑灭崇明武装抗日烽火的企图终归失败。

    19409月,根据省委指示,陈国权、茅珵、韩念龙等率崇明人民抗日自卫总队到达江北,改名为通崇海启人民抗日自卫总队,进驻海门三星镇、桃园一带活动,为长期独立坚持敌后抗日游击战和迎接新四军东进作准备。11月,陈国权、茅珵等率队在海门江家镇与东进的新四军三纵五团胜利会师。随后,陈国权等率所部进驻启东的久隆、二厂一线,部队改名为崇启海常备旅,陈国权负责全旅党的工作。11月,中共崇启海县委成立,陈国权任书记。他和其他负责同志一起,为崇明、启东、海门党组织的建设与城镇、青年工作的展开,为崇启海常备旅中党组织的发展与军事力量的壮大,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

    194012月,陈国权调任如皋县委书记。到任后,他立即在掘东区发动群众,组织农抗会,进行“二五减租”斗争,创建了如皋县最早的乡级抗日民主政权——华丰乡政府。

    19413月,中共苏中四地委建立,陈国权任委员。9月,奉苏中区党委决定,陈国权回到海启,任海启县委书记。他常常深入海启各区乡检查布置工作,在田头、灶边同农民群众促膝谈心,培养群众骨干,鼓动他们起来同地主斗争,开展“二五减租”,成立各级农抗会组织,建立区乡抗日民主政权。他多次组织群众游行示威,同祝家仓、沙家仓等海启有名的大地主开展面对面的斗争,带动了全县减租减息斗争,巩固和扩大了抗日民主根据地。

    1942年初,新四军一师三旅在旅长陶勇率领下,攻下了三阳、久隆等镇伪军据点,14日上午,陈国权与启东县长沈维岳、县委民运部长兼县农抗会主任石坚等,到二厂布置召开群众庆祝大会事宜。时近中午得到消息,驻北新镇的伪军胡鹏部从三面包围而来。因县警卫团不在附近,情况紧急,陈国权立即组织石坚等干部和群众转移,自己和县委社会部干部王正平、敌工部干部阮庭庚往南侦察敌情,不幸被敌军认出而同遭逮捕。敌人将陈国权等推到被捕的群众面前,妄图让他们指认谁是干部民兵,陈国权等坚贞不屈。敌人恼羞成怒,向陈国权等三人射出了罪恶的子弹……

    陈国权壮烈牺牲时,年仅26岁。 

  

范侠

(1913-1940)

    范侠,原名存信,字臣良。1913125日出生于崇明县外沙大兴村(今启东县大兴乡泰兴村)一个普通农民家庭。幼年时父母亲离异,母亲借债供他上学。范侠刻苦攻读,从合丰商办小学到启东中学而后入江苏省地政学校。平时,他总是自己设法挣钱,贴补学杂费的不足。早在小学读书期间,“五卅”运动、省港大罢工等革命运动就在他年幼的心灵中,播下了革命的种子,他积极参加了抵制日货等爱国学生运动。

    范侠于地政学校毕业后,到江苏省地政局从事测绘工作,走遍苏南各地,饱览了江南的秀丽风光,同时,又了解到了人民的疾苦,从而激起了他立志救国救民的决心。

    1937年底,淞沪抗战失利,上海沦陷。范侠目睹祖国河山沦于敌手,便毅然放弃地政工作,回到家乡启东,和进步人士沈轶公、爱国青年李若松、姚力等一起在大兴、大同等地开展秘密的抗日救亡活动。

    1938327日,日本侵略军窜犯汇龙镇,南通地区大部陷落。家乡沦陷,同胞遭辱,激起了范侠胸中的怒火,他不顾母亲体弱多病,投奔启东抗日义勇军,当即被任命为分队督导员。7月初,启东抗日义勇军被陆洲舫(陆兆林)江浙边区护航游击总队袭击后,重新编为一个大队(含三个中队),他任三中队一分队队长。

    8月,范侠随部队开赴南通刘桥一带抗日。一天,南通日军向刘桥地区“扫荡”,大队部和一、二中队已撤出刘桥,三中队与大队部失去了联系,孤军奋战,处境危险。范侠慨然应命,带领十几名水性好的士兵掩护撤退。待全中队安全渡过大河,他才率领战士冒着弹雨泅水脱险。

    此后,范侠随部队在南通、海门一带打击日军。1939年元旦,范侠参加了长途奔袭陆洲舫驻启东南清河镇司令部的战斗。经此一战,陆洲舫的部队基本瓦解。不料,国民党江苏省主席韩德勤派兵“进剿”,范侠随部队转移到鲁苏皖游击总指挥部。8月,范侠所在部队被改编为二纵队五支队四大队,西调泰州、宜陵一线,范侠任中队长。1939年底,他在泰州附近加入中国共产党

    1940628日,国民党鲁苏皖游击总指挥部副总指挥李长江等率部配合韩德勤的省保安旅,向我新四军挺进纵队驻地郭村发起攻击。第二天,对四大队采取非常措施。党组织当机立断:四大队暴动。范侠率二中队解决了支队部重机枪连的武装,缴到重机枪4挺,保证了暴动的顺利成功

    71日,范侠和四大队的全体官兵,及时开进郭村,投入了对顽固派的反击战。范侠手握转轮手枪,指挥二中队和重机枪连参战,与兄弟部队一起击溃了来犯之敌。郭村战斗结束后,四大队正式编为新四军挺进纵队新五团,范侠任一营二连连长。

    19407月,新四军大军东进,开辟苏中抗日根据地。在东进过程中,范侠历经黄桥、营溪等一系战斗。10月,范侠随军继续东进,开辟通如海启地区。11月上旬,范侠在团政治处主任姚力带领下,到达东进最后一站—启东。启东县常备队改编为新四军三纵五团三营,范侠任三营副营长。11月底,他率部投入了惩罚在我背后开枪的国民党江苏游击第六纵队司令徐承德部的战斗。122日夜,攻打骑岸镇据点的战斗打响,范侠率三营参战,激战一夜。第二天拂晓,范侠的右翼六团特务连被敌封锁在火网中。范侠不顾危险,督率所部奋勇掩护六团特务连撤退,不幸中弹倒地。

    范侠被转送后方医院,他从昏迷中苏醒过来后,知道自己弹穿胸部,已无法抢救,便对同志们说:“革命总是要付出代价的,我为革命牺牲是光荣的!1940124日下午,范侠为革命流尽了最后一滴血,时年28岁。

 

 

嵇维灿

(1908-1938)

    嵇维灿,又名纪维才,江苏省建湖县芦北乡南吴村人。19083月,出生于一个贫苦农民的家庭。一家6口人,租种地主家5亩多地,父母一年辛苦到头,打下的粮食还不够全家人半年吃,过着半年糠菜半年粮的苦难生活。遇上灾害,更是无法生活,他和大弟只好跟着母亲四处讨乞。

    1921年秋,建湖县一带发大水,嵇维灿一家外出逃荒,飘流到上海。他父亲设法去浦东周浦一家地主家当长工,他与大弟白天跟母亲沿镇讨乞,晚上回小船宿夜。第二年冬,他的母亲因难产而死,父子3人去一家纺织厂做工。

    1924年,中共中央派邓中夏到上海恢复上海工人补习学校,宣传革命道理,开展工人运动。嵇维灿参加了补习学校学习,受到了很大的教育与启发,懂得了工人为什么穷、资本家为什么富的道理,积极投身于反对资本家的斗争,同年底被资本家开除。

    1925年初,他和大弟进日商内外棉七厂(现上海国棉二厂)当工人。日本资本家比中国资本家更阴险、更凶狠,制订了各种“厂规”,限制工人的自由。资本家还收买地痞、流氓,联络巡捕房煞费苦心地侦察工人的行动,以拘捕、暗杀等残酷的手段,镇压工人的罢工斗争。在刘华、孙良惠、戴器吉等工人运动组织者的组织指导下,他与内外棉七厂工人顾正红等一起,多次组织本厂工人进行规模较大的罢工斗争。为了扩大工人斗争队伍,他多次到沪西各厂串联,发动工人进行罢工斗争。同年515日,日本资本家关闭内外棉七厂,工人冲进工厂,资本家开枪打死工人顾正红,引起了上海工人、学生和广大人民的极大愤慨。530日,上海爆发了声势浩大的“五卅”运动。帝国主义妄图以血腥屠杀镇压中国人民的反抗。嵇维灿和其他工人运动领导人一起,根据上海总工会指示,组织工人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继续坚持罢工,同时四处奔走,宣传工人生活现状,争取各界人士和国际组织的声援和资助,并及时把救济粮、救济款送到罢工工人的手中。他的忘我工作精神,深得工人的赞许和上级工会的信任,被推选为内外棉五厂等22家工厂的工人代表。工人联合斗争,迫使资本家答应工人的一些要求。为保存工人的组织,有利于长期坚持斗争,嵇维灿坚决执行上海总工会“逐步复工”的指示,一面组织工人复工,一面在工人中开展深入的思想工作和组织工作,为工人武装斗争作准备。

    1927118日,他在上海劳勃生路(今长寿路)南英华里出席工人代表会议,被巡捕逮捕。巡捕逼他带路抄家,当时他家里存放着许多宣传品,一旦被巡捕发现,其后果不堪设想。于是他急中生智,指着隔壁的刘家小楼说:“我就住在这里。”巡捕即在刘家楼上楼下翻箱倒柜地搜查,结果什么也没搜到。巡捕把他带到巡捕房,又反复拷问,他守口如瓶,丝毫未泄露工人组织的秘密。巡捕房抓不到什么把柄,只好把他释放。不久,蒋介石在上海发动了“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上海的形势更加严峻。嵇维灿不畏艰险,继续组织工人坚持斗争。

    1932年“一二八”事变后,上海工人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掀起了配合抗日军队作战的高潮,嵇维灿不仅参与组织了数十家日商工厂工人联合罢工斗争,还参加了上海人民抗日义勇军,配合了十九路军到前线作战。

19355月,嵇维灿和有关人员集中开会时,被巡捕逮捕, 被当作要犯押送至南京,后经有关人士保释。他大弟获悉后前去接他返家,他对大弟说:“这条路我已走定了,不回去了,父亲请你多照顾。”不久,他在江阴参加了抗日救亡活动。1937年,嵇维灿到国民党江苏省第四区保安司令部特务总队工作,后又来到国民党启东县抗日后援委员会侦查队工作,主要从事查汉奸一查日货,进行抗日活动。

    1938327日,日军首次侵犯汇龙镇。当晚,有民族自尊心的进步人士,在汇龙镇北三余村集会,经商议,以顾南洲等人的农民武装、启东县抗日后援委员会的侦查队为基础,成立了启东抗日义勇军,嵇维灿被推任参谋长。45日,日军再犯汇龙镇,启东抗日义勇军联合税警队、汇龙地区常备队等部队袭击日军,嵇维灿参与指挥战斗。415日,嵇维灿和督导员管守邦,率领启东抗日义勇军两个中队,与瞿犊部队联合在久隆镇袭击从汇龙镇回海门的日军。瞿部设伏于镇东马路两侧,启东抗日义勇军布防于镇西南马路两侧。当西路日军进入启东抗日义勇军的阵地,嵇维灿一声令下:“打!”指战员即向日军发起猛烈的进攻。日军十分狡猾,兵分两部,一部用机枪疯狂向义勇军正面扫射,一部悄悄地转向义勇军的右侧夹击。不一会儿,东路日军突破瞿部阵地,到了义勇军的北边,三路日军同时进攻义勇军。嵇维灿指挥战士与日军展开殊死的战斗。终因部队三面受敌,弹药不足,抵不住日军的疯狂进攻,他和其他十几名指战员光荣牺牲。这位年仅30岁的爱国志士,为启东大地点燃起抗日烽火献出了自己的宝贵生命。

 

沈兆良

(1920-1941)

    沈兆良,启东县永阳乡人,19201219日出生于一个农民家庭。沈兆良7岁丧母之后,父又续娶,他由继母抚养长大。9岁上学读书,15岁考入海门启秀初级中学读书,学业成绩优良。毕业后从事教育工作。

    沈兆良细长身材,小狭脸儿,性格活泼而坚强。常为人说情评理,在群众中有较高的威信。抗战开始后,他毅然投笔从戎。1940年冬天,沈兆良来到盐城华中抗日军政大学五分校学习。19411月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41年春天学习结束,沈兆良分配在阜宁县阜宁区任民兵大队大队长。在此期间,他严守军纪,杀敌锄奸,坚决勇敢。

    1941816日晚,沈兆良参加完县团会议,在返回区队途中,不幸遭敌杀害。年仅21岁。

    为了纪念沈兆良,启东县人民政府将烈士出生地命名为兆良村。

王正平

(1918-1942)

    王正平,原名吴聿都,号赋三,曾用名吴斌之。19185月出生在浙江省嘉兴凤桥镇一个开设咸鱼店的小商人家。

    1932年,王正平小学毕业,考取嘉兴商业中学;不久辍学,经人介绍去上海市郑家木桥同昌绸庄当学徒,时名吴斌之。1935年底,1936年初,王正平利用工余时间,在上海市第二中华职业补习学校读书,参加了进步组织同学会。193611月,同学会改组,王正平参加了由部分同学组织成立的知行社。1937年上海沦陷后,同昌绸庄关门,王正平回到了嘉兴凤桥。一天,凤桥镇贴出了一张敌伪的“安民告示”,上面的时间署“昭和xx年”,王正平和侄子看了很气愤,在夜深人静时,把“昭和”两字复盖掉了。

    秋末冬初,王正平又到了上海福建路同德绸布庄当店员。冬天,上海地下党组织决定知行社并入益友社(地下党领导的公开群众组织),王正平也参加了这个组织。王正平工作踏实,追求进步,1938年,被中共地下党吸收为党员。

    19383月,上海职业界救亡协会着手筹办绸布行业群众组织——绸布业求知互助社,简称“绸布社”。王正平任绸布社图书馆负责人,他一面整理书目,编写图书目录索引,制作卡片;一面积极出借图书,努力向读者推荐各种进步书刊。同时,成立读书会,协助“绸布社”创办《绸布》月刊。不久,王正平推选为“绸布社”理事。

   “绸布社”在行业中有了一定的影响以后,引起了国民党的注意。1940年,一个混入“绸布社”秘密活动的三青团员动员王正平参加三青团,经支部研究并请示上级党组织同意,王正平打入三青团组织。这年10月,上海三青团头目公开投靠汪伪,并把全市三青团员的名单刊登在汪伪的报纸——《中华日报》上,威胁三青团员限期向汪伪自首,王正平的别号“吴赋三”也在内。在此紧急情况下,党组织将王正平撤往根据地。

    1940年底,王正平来到抗日根据地,分配在东台工作。我军撤出东台后,王正平仍留东台,活动在城东乡间,负责情报工作。19414月,他调到苏中行政公署保安处,5月,他任苏中第四行署保安处预审科长。910月间,他又被调至海启县委任社会部长、保安科长。他深入基层,一面秘密侦察,掌握敌情,开展对敌斗争,一面和其他同志一起公开宣传抗日思想,发动群众,扩大地方武装组织,为反“扫荡”斗争作好各种准备。

    1942年初,陶勇率领的新四军一师三旅,收复了三阳、久隆两镇。14日,海启县委准备在大生二厂召开祝捷大会,北新镇伪军闻讯分成三路袭击二厂。当时,由于我方主力部队已撤离该地,遭此突然袭击,情况十分危急。王正平临危不乱,沉着冷静,随县委书记陈国权组织其他干部和群众北撤,然后他们往南侦察敌情,途中与敌遭遇,惨遭杀害。王正平时年24岁。

 

   启东革命烈士陵园,暨启东市青少年爱国主义教育中心, 1950年始建于启东县人民公园。1959年重建于人民西路,现江苏省启东实验小学所在地。2003年根据我市城市建设和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需要,市委市政府决定对其实施整体搬迁,位于长安路西侧,原北郊站地段......

Copyright © 2012 启东市烈士陵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建立镜像
地址:启东市北郊长安路10号 电话:0513-83240801 12345  苏ICP备120677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