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首页  陵园简介  政务公开  陵园揽胜  陵园动态  教育活动  红色记忆  共建单位  网上祭扫  所获荣誉  服务指南
  【 红色记忆 】  您的位置: 首页 -> 红色记忆   
迎人民解放②——疯狂清剿军民坚持 灵甸大捷打开局面
来源:启东烈士陵园  发表时间:2020-5-7 

专题三:迎人民解放

第二期:

疯狂清剿军民坚持  灵甸大捷打开局面

    19471月,经过两个月的阴谋策划,国民党开始对启东地区实施疯狂的全面“清剿”,日夜分路出击搜索,捕杀党员、干部和翻身农民,扒田倒租,反攻倒算,编保甲,抓壮丁,扶植地主、富农建立区、乡顽化政权。122日,敌人占领吕四,接着相继占领海复、南阳、北新、新港、久隆、聚星等镇,然后构筑据点,并对周围地区分进合击,包围“清剿”。在吕四地区的20多天里,敌人就组织了6次大包围大搜捕,使用兵力从200人增至近千人,抓走党员、干部和翻身农民1100多人。在启东区、启西区,敌人从2月初起一下子全面推进,增筑据点20多个,大小市镇基本被占。

    敌军构筑据点后,就由还乡团头目充任区、乡、保长,组织区、乡自卫队。还乡团是由逃亡地主组织成的,熟悉当地情况,又抱有疯狂的阶级报复心理。他们配合国民党军队,以据点为依托,有时几处同时出动,反复“清剿”,到处烧杀抢掠。同时,强行编制保甲,实行联保连坐,组织特务情报网,监视民兵的活动。国民党海六区区长顾龙天率部占领海复镇后,仅三五天时间,就活埋枪杀48人,连嗷嗷待哺的婴儿也不放过。19474月这一个月间,他几乎每天都杀人,全月共杀了400多人。同时,敌人还在农村实行联保连坐,强行组织联保自卫队,在乡村交通要道口日夜巡逻,一有动静就敲锣点火把,喊“捉强盗”。据点里的敌军立即出动搜捕,接应我方人员的群众也会遭到烧房、杀头的威胁。敌人妄图以此切断我干部、党员与人民群众的联系,达到最终消灭我之目的。一段时间,凡被敌人占领的区域,我基层组织和政权基本上被搞垮,区、乡干部被迫撤离原坚持地区。

    面对严峻的斗争形势,在中共东南县委的领导下,东南军民开展了艰苦卓绝的原地斗争。启东军民以牙还牙,展开了针锋相对的斗争。在血雨腥风的战斗岁月里,群众和党员干部结下了生死之情,他们冒着生命危险,掩护干部,为他们站岗、放哨、送情报。县委领导广大党员、干部组织发动群众,投入到跑反、反自首、反掠夺、反抓丁、反烧杀的自卫斗争中去。组织群众掀起了群众性破坏和切断敌人水陆交通运输线的破击活动,10万多名群众参加了这一行动,突击打暗坝5000多条;发动群众组织开展锄奸运动,在国民党进犯启东前后全县共锄杀奸细254人。坚持原地斗争的党员、干部非常艰苦,时常吃糠咽草,日无一餐,白天钻地洞,夜宿荒坟地,许多干部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启西区的妇女干部蔡玉英、朱惠萍,税务干部戴祥先后遇难。仅秀旦乡,从1946年底至1947年夏,就牺牲了3批干部9个人。县委妇委书记王炎路过聚星镇附近时被叛徒抓走。王炎坚贞不屈,被刺13刀而壮烈牺牲。这一时期的斗争形势极为严峻,牺牲的区乡干部,比整个抗日战争时期还要多。

    在敌人优势兵力猖狂“清剿”下,县区武装仍然不畏强暴,英勇斗争。东南主力武装和各地的保田队、保家队采用小股活动,以班排为单位,分散阻击来犯敌人,与此同时,东南地方武装还在积极寻找战机,给来犯敌人迎头痛击。1947215日下午,东南警卫团在九龄镇伏击从聚星镇据点出动“清剿”的敌人。战斗一开始,敌人抢占了九龄镇,以凶猛的火力将我主要兵力压制在开阔地带,我军数次冲锋均未奏效,双方血战至傍晚才撤出战斗。此战打死打伤敌人50多人, 我方伤亡100多人,九龄镇大河里的水被鲜血染得通红。这一仗,由于事先考虑不周,在敌方情况发生突变时,来不及采取紧急应变措施,致使警卫团付出了意外的代价。但毕竟是第一次如此打击敌人正规部队,挫伤了敌人的锋芒,起到了某种特殊的作用。此后,全县到处展开猛烈的游击战、破击战,海中游击营、吕四游击营等接连取得游击战胜利。特别是325日,华野113193团及分区7团南下攻打聚星镇据点,全歼顽区队、乡自卫队130多人,缴轻机枪3挺,长枪40支。这次战斗的胜利,特别是消灭了该地全部还乡团,极大地鼓舞了启东人民的斗志。

    19475月底,为支持东南地区的斗争,华中九分区七团南下东南地区,与东南县委领导认真分析研究以后,决定攻打江边重镇灵甸镇。529日夜,分区七团和东南警卫团越过敌人的封锁线,挺进海启交界处的江边重镇灵甸镇。七团三营担任主攻,一、二营和东南警卫团打援。晚上11时,三营猛攻灵甸镇,30日凌晨解决战斗, 俘敌70余人。30日,敌急调徐容部主力三营以及海门保安部队、还乡团1000多人增援。我打援部队早已严阵以待,等敌进入伏击圈,七团和警卫团从四面出击,将敌压缩到一个狭窄的洼地上。顽敌面临被全歼的危险,狗急跳墙,遂向西南面疯狂突围。于是双方短兵相接,警卫团卫生员、炊事员也统统投入战斗。战场上喊杀声震天。在我军强有力的打击下,敌军死的死,伤的伤,余下全部举手投降。此战,我军生俘敌连长以下440多人,毙伤敌副营长、机炮连长及六乡办事处主任以下80多名,缴获机枪33挺,长短枪288支,各种子弹2万多发,还有大批其他物资。此战使灵甸镇附近的十二匡镇、麒麟镇等地的敌人,闻风丧胆,仓皇撤逃。十二匡镇敌溃逃后,群众涌上街头,焚烧敌碉堡工事。悦来镇的守敌,遥见火光,也慌忙撤逃。

    灵甸战斗消灭了徐容的主力三营,是反“清剿”斗争以来东南的一次空前大捷,极大鼓舞了艰苦坚持的启海人民,打开了启东地区的战争局面。灵甸大捷不但在军事斗争上有着巨大影响,而且在政治上产生了引人瞩目的影响。63日,华东军区陈毅、粟裕、谭震林三首长给参战部队发来了贺电:苏中解放军坚持蒋后斗争,屡挫顽势,此次你部在灵甸港战斗,歼敌甚众,万民振奋,特电嘉奖。灵甸大捷的消息,还在延安新华广播电台播出。《江海报》发表题为《祝灵甸大捷》的社论,指出:灵甸大捷消灭的敌人,是本分区土顽中最反动疯狂的徐容部。此次能整连整营地予以痛歼,标志了子弟兵团的战斗力有了空前的提高。灵甸大捷打乱了敌人的“清剿”部署,为当前与今后斗争,奠定了更有利的基础。

 

 

 

戴祥

(1919-1947)

    戴祥,原名戴宗样。丹徒县大路乡西堰戴村人。1919814日出生在一个贫苦农民家庭。戴祥幼年时,父亲迫于生计外出谋生,不幸早逝,家境愈益贫困。他上完四年私私塾后辍学。

    1931年,经亲成介绍,年仅12岁的戴祥来到启东县汇龙镇一家商店当学徒。两年以后,因不堪忍受欺凌与剥削,离启赴沪,在堂叔的炒货店里当了店员。1937年“八一三”事变后,炒货店倒闭,戴祥被迫回乡务农。

    1941年春,新四军开辟镇江地区,建立了山北县抗日民主政府,戴祥的家乡成为抗日根据地。乡农抗会主任、中共地下党员马季山经常对他进行爱国主义教育,戴祥政治觉悟不断提高,很快加入了民兵组织,并于1944年夏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45年初,戴祥任南元乡农抗会主任,领导民众减租减息发展生产,不久,担任了乡民兵大队长。他积极训练民兵,组织游击小组,肃清敌特,保卫根据地。6月,戴祥率全乡民兵配合新四军一部,乘日伪军换防空隙,一举摧毁了姚桥敌据点。日军投降后,山北县近万民兵会师华山,戴祥和他所领导的南元乡民兵大队受到了山北县民主政府的表扬与奖励。

    194510月下旬,戴祥离别了妻子和幼小的儿女,随山北县政府北撤至苏中兴化,进入华中二分区教导大队,随后又入苏中公学学习。

    19466月,戴祥在苏中公学结业,被分配至启东县和合区财粮股任办事员。19472月,任团结乡财经助理。此时,斗争形势十分紧张,县委考虑到外来干部的实际情况,动员戴祥等苏南来的同志迅速疏散。戴祥一再向领导表示,决心与启东人民同生死,共患难,坚持原地斗争。就这样,戴祥被留了下来。

    19473月,启东区境内的大小市镇大多被国民党军占领,构筑了林立的据点。敌人凭着优势兵力和美式装备,在全区到处“清剿”,扬言要在3个月内将本区的共产党斩尽杀绝。在敌人的枪口和屠刀面前,一大批优秀党员和翻身农民惨遭厄难。面对日益险恶的斗争环境,戴祥毫不畏惧,他象激流中的巨石,依然屹立在启东区的土地上。正如他自己所说:“我的脑筋一直在开动,我的全部精力一直在准备投入战斗!”敌人白天频繁出动,抓壮丁,抢财物,杀人放火,戴祥就改在夜晚出来活动。后来,敌人在晚上也派出小股武装四处骚扰,戴祥就和敌人巧妙周旋敌人走大路,他走小路;敌人走小路,他就在大路上行走,或者带一条高脚板凳当活桥,逢沟越沟、遇河过河,穿行于阡陌田野之中。敌人企图辨认他的脚印,跟踪追击,他就匍匐前进,过沟后退步走,使脚印与前进的方向相反,以此迷惑敌人。有时和敌人遭遇,便潜入水中,靠随身带的芦苇管子呼吸。他还时常化装成剃头匠、油坊工、小贩、农夫,伺机摸清敌据点的兵力配备、岗哨位置和敌人的活动规律等情况,掌握坚持原地斗争的主动权。

    戴祥常对同志们说:“凡是有群众的地方都是能坚持的。”为了改口音,他努力熟习启东的方言土语和风俗习惯,与启东区路东片的群众建立了深厚的情谊。戴祥与他隐蔽的群众家都约定了暗号,始终没有暴露目标。尽管敌人强编保甲,实行联保连坐切结,戴祥依然在群众中开展工作,坚持斗争。

    当时,敌人还强追群众建立“铁叉队”,每晚在各条路口上看守,一有动静就鸣锣报警,企图以此来阻止我方干部、民兵的活动。戴祥决心将这部分群众也争取过来。一天晚上,他得悉桃花、杏梅等几个村“铁叉队”在和合镇东边包家宅上开会,便潜伏在场外,伺机抓住了一名“铁叉队”队员,说:“共产党短枪队已把你们会场包围了,不是捉人,而是给你们上课。”戴祥提着手枪从容地走进会场,对“铁叉队”队员们作了一番形势教育,讲清了反动派的罪恶阴谋和当“铁叉队”的危险下场,最后告诫说:“今后我走到这里,不准你们乱喊乱动,等我走过一阵,方可敲锣点火把,向据点报信。”“铁叉队”队员们连连点头。

    经过反复工作,“铁叉队”终于被制服,戴神的行动比较方便了。他和团结乡的干部经常晚上出去活动,有时靠近敌人据点打上几枪,政治喊话,有时把敌人的电线割断,换上假线,搞得敌人晕头转向。群众暗暗高兴,相互传说:“共产党没有离开,戴祥还在我们身边!”戴祥这种依靠群众,敢于斗争,善于斗争的表现,受到党组织的高度赞扬。东南行署主任干仲儒在表彰藏祥的嘉奖令中指出:“你相信了群众的力量,紧紧地依靠着群众。你不是本地人,但当敌人的凶焰压上启东县团结乡的时候,……你以财助的身份,挺身而出,决心坚持,英勇决斗,因此支撑了整个乡的局面。”戴祥的事迹,在坚持原地斗争和暂时撤离的干部中,引起了强烈的反响。

    19475月,戴祥被任命为启东区路东地区的财经所长。当时,由于敌人的军事占领和经济封锁,启东地区的财经供给十分困难,地方武装和脱产干部的生活非常艰苦。区委、区政府号召开辟据点税收来度过难关。戴祥首先响应,他把收税的第一个目标对准了毛召福油坊。毛召福油坊是和合镇的三大油坊之一,又有几个还乡团头目的股份。油坊门前的桥堍上日夜有国民党军驻守,如果能打开这个口子,对整个区的据点税收将有很大的影响。一天傍晚,戴祥头戴草帽,肩挑两只空油箱,化装成兑油的农民,瞒过敌人的哨位,径直走进油坊。戴祥把老板带出据点, 向他宣传形势,讲清税收政策,结算了税款交待了照章纳税的要求。第三天,该油坊派人将税款470多万元法币如数送了来,解决了区里干部和游击营的生活给养。戴祥征收毛召福油坊税款的事传开后,其他几个油坊和商店都陆续向我政府交纳了税款,据点税收工作的局面随即打开。

    194768日,戴祥在和合镇东边的治东乡桃园村活动被反动富农发现告密。和合镇和江夏村敌据点出动了100多人,两面袭来,重重包围。戴祥英勇反击,敌人一直不敢向他接近。经过5个多小时的激战,戴祥不幸被敌人密集的子弹击中,英勇牺牲,时年28岁。

 

 

蔡玉英

(1922-1947)

    蔡玉英,女,乳名才芝,启东县万安乡孚言村人。1922824日出生于一个贫苦农民的家庭,12岁时母亲去世。她和父亲及祖母分担着生活的重担。她性格乐观开朗,从小欢喜跳跳蹦蹦,短头发,对襟衣裳,从不围腰裙,完全是小伙子的打扮。她喜欢打抱不平,敢于发表自己的意见。

    19425月,启东三区民运工作队来到了蔡玉英的家乡。在党的培养下,她参加了革命活动。她东奔西走,通知群众开会,发动妇女织公布,做军鞋,她参加文艺晚会,唱歌跳舞,宣传抗日;她团结穷苦兄弟们跟地主恶霸作坚决的斗争。

“积极创造条件,争取参加中国共产党。”这是蔡玉英迫切的要求。从她开始参加工作时起,党组织就教育她,关心她,培养她,194210月,蔡玉英的愿望终于实现了,她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434月,东南军民开始了空前激烈的反“清乡”斗争。蔡玉英担任启西区区委通讯员。当时日伪军日夜下乡疯狂地烧、杀、抢,并推行保甲制度,妄图加强其反动统治。识字很少的蔡玉英,要在这样尖锐恶劣的环境下搞通讯工作,有相当大的困难,但她鼓励自己:“作为一个共产党员,决不能向困难低头,一定要想尽办法克服困难!”识字不多怎么办?有,在信封上她都画上了符号代地址。为避开敌人,她白天不能活动,晚上也只拣小路,甚至爬沟从田里走。她就是这样不辞劳苦地把上级党组织的指示及时送到同志们的手里。

    194310月,日伪在东南地区策划了延期“清乡”的阴谋。蔡玉英和当地干部民兵进行反保甲反伪化斗争,日伪恨她入骨,到处通缉、悬赏捉拿,捉不到人,就把她家三间小草屋全部烧光但她对自己的亲人说:“你们勿要哭,我不是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敌人烧我家的房子是想威胁我不干革命,这是办不到的!”组织上给她锐、粮,供安家之用,她婉言谢绝。她安排好了家里的生活,又继续投入了战斗,迎来了抗日战争的胜利。

    1947年初,由于工作的需要,蔡玉英由启西区调到启东区任妇女主任。当时启东区的不少村镇,敌人都安了据点,其中友北乡情况特别紧张,而那里的干部只是几个新手,未经战争考验,缺少对敌斗争经验。在这种情况下,蔡玉英主动要求到友北乡坚持斗争。组织上同意了她的要求。她去以后,了解干部思想情况,对乡村干部加强革命气节教育,对群众做了大量宣传、教育和发动工作,同时组织并扩大武装,在敌人眼皮底下经常出没活动。就这样,逐步打开了局面。

    1947320日,蔡玉英在东兴镇西郊活动,由于坏人告密,敌人在傍晚分两路包抄过来,她终因寡不敌众,被敌抓去,押送到江夏村国民党军据点里。

    敌人认为蔡玉英是共产党的区级干部,可以从她嘴里得到共产党的重要机密,去向上司邀功领赏,便把她从江夏村押解到和合镇据点审讯。在威逼利诱面前,蔡玉英坚定地说:“我选择的路是永远跟共产党走!”敌人严刑拷打,蔡玉英守口如瓶,始终没有向敌人泄露半点党的机密。

    1947513日清晨,天气阴沉,友北乡郁家村西边毛套河的群众突然被国民党军拦在一块空地上,四周架着机枪,布了岗哨。蔡玉英满身血迹,被绑在一部独轮车上推来。看见蔡玉英被折磨成这个样子,群众都低下了头哭泣起来不准哭,哪个哭就枪毙!”敌人像疯狗似地吼叫着。

    “乡亲们,不必为我哭,擦干你们的眼泪……”蔡玉英象铁人一般挺立在群众面前,放声高呼。

    敌人惊恐万分,急忙用棉絮塞进她的嘴巴,蔡玉英拼命地用身子撞开敌人,吐掉棉絮,忍着痛,用尽全力继续高呼:“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

    年仅25岁的蔡玉英光荣牺牲了。

 

 

 

 

 

 

王炎

(1914-1947) 

    王炎,乳名富清,学名倪瑞兰,启东县合作乡陆元村人。19148月,出生于一个贫苦农民的家庭。兄弟姊妹10人,连病带饿死了8个,只剩下王炎和她的妹妹。9岁时,她父亲染病不幸早亡,母亲就带着她和3岁的妹妹帮地主倪大官家干活。王炎19岁时,母亲积劳成疾病故,为了换取母亲一身入殓衣服,她以身顶债当了地主家的差使丫头,做牛作马受尽煎熬。

    1938年冬天,沙家仓附近办起了宜传抗日救国的农民夜校。王炎看到夜校里讲的都是穷人如何翻身解放,如何抗日的道理,她就白天抓紧把活干完,晚上到夜校学习。在夜校里,她不但学到了文化,同时受到抗日救国思想的启蒙。

    194011月,崇启海常备旅政治部所属的服务团来到王炎的家乡一带活动,他们以文娱演出或召开群众大会等形式进行抗日宣传,动员青年参加部队。王炎目睹工作队所做的一切,感到这支队伍是穷人的队伍,决心投身到抗日的洪流中去。1226日,部队在久隆镇集合,准备开赴据港。王炎闻讯,当晚匆忙安排好妹妹,逃出地主家,不顾一天的劳累直奔久隆镇找到了队伍,她拉着民运工作队女队员的手,如见到了亲人,嚷着一定要跟他们走。工作队领导看到王炎苦大仇深,革命意志坚决,就欣然同意让她参了军。从此,她跳出了苦海,在党的怀抱中迅速成长。不久,王炎经组织安排到抗日军政大学五分校学习,并在学习期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4111月,王炎抗大毕业,分配到如东县掘东区工作,任区委保卫委员,并负责圩北乡民运工作。经过抗大学习,王炎的工作能力、觉悟程度、文化程度都得到了进一步提高。王炎工作认真、泼辣,胆子大,很勇敢。

    1943年冬,我东南地区正处于反“清乡”斗争的严峻时期,日伪疯狂地推行强化“清乡”。正在这个时候,王炎从掘东调回海启,积极投入到反“清乡”斗争中去。1944年春,王炎任县委妇委书记。她积极发动妇女参加反“清乡”斗争,成立和巩固各区乡的妇抗组织;发动妇女织公布、做军鞋,有力地支援部队的后勤供给;组织妇女照顾伤员,参加民兵,盘查放哨,接送情报,掩护干部。由于王炎强有力的领导,妇女工作搞得有声有色。王炎在对敌斗争中浑身是胆。一次,她带领几个同志正在海复镇公路边活动,突然发现有几辆敌人的汽车开过来,她沉着地指挥同志们迅速地隐蔽到路旁的一间小屋里,低声对大家说:“你们不要动,有什么情况,全由我对付!”她转身走向路边,装着采桑叶的样子观察敌人的动静,结果,大家安全脱险。

    由于王炎的出色工作,19459月,她被选为苏中区妇女代表大会的代表,以苏中四分区代表团副团长的身份参加了大会。

    抗战胜利后,在革命队伍中,少数男同志在战斗中立了功,升了官,认为自己地位高了,原来的“土老婆”跟随自己似乎不相称,准备离婚,再找个“洋老婆”。王炎对此很重视,她一方面帮助干部家属努力学习,提高觉悟,适应形势需要;另一方面,她与有关干部促膝谈心,做耐心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使他们认识到农村“土老婆”对革命的贡献,对自己工作的支持,在艰苦的抗战中患难与共的感情。通过工作,使绝大部分有这种思想的同志转变了,夫妻关系融洽了,感情加深了,工作上相互支持,在以后的解放战争中作出了新贡献。

    19476月,解放战争处于紧张阶段,敌人的据点到处都是,还乡团时常出没。这时,王炎正在患病,组织上为照顾她,决定让她去东台弶港,担任四分区被服厂厂长。她服从组织调动,整理东西准备出发。67日,她在上和合镇三岔店附近,被叛徒顾志昌带领的还乡团抓住,解往聚星镇据点。

    在据点里,敌人软硬兼施,妄图使王炎屈服。当晚,叛徒志昌办了一桌酒菜,请她“赴宴”,要她供出我党的组织情况。王炎一眼看穿了敌人的阴谋,她愤怒地一下把酒席推倒,骂道“瞎了你的狗眼,我决不上你的当!老百姓养活了你,公粮吃在你狗肚里!”顾志昌不敢再审王炎,只得换了国民党区长来审讯。敌人看到软的不行了,就来硬的。一连几天,对王炎惨无人道地拷打用刑,铐子铐断了她的腕骨,她咬紧牙关,始终没有暴露一点党的机密。

    610日,敌人看到从王炎身上实在捞不到什么东西,就把王炎押到聚星镇市梢,把当地的群众赶到了广场,要当众杀害王炎。王炎知道最后的时刻来到了,没有梳子,就用手指轻轻梳理一下头发,把破了的衣服拉拉整齐,从容地向刑场走去。临刑时,叛徒顾志昌进一步威逼王炎:“你交不交?不交马上杀了你!”王炎扬起头,用轻蔑的眼光看着叛徒:“从被你们抓住起,我就没有准备活着回去,要杀要砍,随你的便!”残暴的敌人下毒手了,锋利的刺刀刺进了王炎的双腿,王炎跌倒在地,咬紧牙关坚持爬起来,指着叛徒骂:“你这个出卖组织,出卖同志的可耻叛徒,决没有好下场!今天,你杀了我王炎,明天,你也逃不出人民的手掌!你们马上就要完蛋了!”敌人恼羞成怒,疯狂地用刺刀一刀一刀地往她身上乱刺。她浑身是血,壮烈牺牲。

 

 

 

 

 

朱惠萍

(1919-1947)

    启东县惠萍乡,是根据当地群众要求,为纪念在解放战争中坚贞不屈、英勇牺牲的革命烈士朱惠萍而命名的。

    朱惠萍,女,原名朱桂新,曾用名朱渭萍,崇明县人,19191015日出生于一个农民家庭。朱惠萍童年起就学纺纱,参加农业劳动,养成了吃苦耐劳,忠厚朴实的优良品德。

    1937年“七七”芦沟桥事变后,崇明岛也遭受到日本侵略者铁蹄践踏。日军在朱惠萍的家乡实行惨无人道的烧、杀、抢“三光”政策,她家仅有的几间房屋被烧成一堆废墟。日本侵略者犯下的滔天罪行,更激起了朱惠萍无比的民族恨。

    1939年秋,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部队经常在朱惠萍家乡一带活动,这使朱惠萍受到了初步的革命教育。这时,她的丈夫郁谦已参加了中共地下组织,以办学校为掩护,开展地下活动。朱惠萍积极协助他工作,他们家成了进步青年经常聚会的地方。

    19453月,朱惠萍在党组织的鼓励下,妥善安排了两个孩子,离开崇明来到启东。她先后在启东区妇抗会和惩办汉奸工作队、土改工作队等处工作,曾在大兴、长兴一带动员群众参加妇抗会、农抗会。

    由于没有文化,朱惠萍感到对做好工作有一定的困难,因此下决心学习文化。她坚持利用工作之余刻苦学习,遇到不认识的字,不懂的问题,就虚心向人请教,不管住宿在哪里,每晚都要学习到深夜。这样,朱惠萍进步很快,参加革命不到两年,已能看报,还向地委机关报《江海报》投稿。

    19463月,朱惠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她以共产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工作的热情更高了。她经常起早摸黑,走东家串西家,宣传党的政策,组织群众斗地主,分田地

    1947年,国民党军队对启东全面“清剿”、“围剩”,强制编保甲,捕杀我地方干部和进步群众。这时,组织上决定女同志撤离到比较安全的地方去。朱惠萍说,我是党员,能够坚持,这里的群众需要我们,有我们在,才能稳定群众情绪。于是,她留在原地坚持斗争。

    朱惠萍发动妇女为公家织布,做军鞋,组织担架队送粮、送饭、救护伤员。部队一来,她就东奔西走,为部队借被子,准备粮食、蔬菜,帮助干部、战士洗衣服,缝补衣服。

    她在给县委的信中说:“领导和同志们对我十分关怀,使我感到温暖,体会到党真是我的亲爹娘,我在启东区坚持斗争,我决不怕牺牲。”

    1947417日,朱惠萍和妇女干部周风清去东圩乡妇女主任郁玉兰处商量工作。不料,还乡团包围了东圩乡,朱惠萍来不及撤退,被敌人认出而被捕。敌人从朱惠萍随身带的篮子中搜出了周风清的介绍信,厉声问:“快说,谁是周凤清?”朱惠萍镇定地回答:“到县里领粮去了。”就这样骗过了敌人,保护了同志。敌人用绳子紧紧地把朱惠萍捆了起来,推的推,拉的拉,一边走,一边用枪柄打她。朱惠萍咬紧牙关,一声不哼。

    朱惠萍被捕,敌人如获至宝,国民党区长等人多次亲自审讯,用各种方式来诱降,遭到朱惠萍的痛斥。

    最后,敌人用死来威胁她,朱惠萍坦然地回答:“共产党员像竹园里的竹笋,挑掉一支,还有一支,挑不尽、挖不完的!

   “为人民利益而死,无所畏惧!”她还愤怒地斥责了前来劝降的叛徒:“贪生怕死,出卖同志,人民总有一天会跟你算账的!”敌人的一切伎俩,在坚贞不屈、英勇顽强的朱惠萍身上都失败了。

    朱惠萍被捕后,党组织竭尽全力千方百计营救她。就在她被捕后的第四天,党组织写信给在惠安镇据点做地下工作的施品芳,让他里应外合,设法救出朱惠萍。不料,这封信落到敌人手中,施品芳也被押受讯。

    敌人对我党组织营救朱惠萍非常害伯,就在422日的后半夜,把朱惠萍、施品芳和另一个民兵一起活埋在惠安镇南市梢区公所的西条里。就义时,朱惠萍高呼:“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时年28岁。

 

 

   启东革命烈士陵园,暨启东市青少年爱国主义教育中心, 1950年始建于启东县人民公园。1959年重建于人民西路,现江苏省启东实验小学所在地。2003年根据我市城市建设和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需要,市委市政府决定对其实施整体搬迁,位于长安路西侧,原北郊站地段......

Copyright © 2012 启东市烈士陵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建立镜像
地址:启东市北郊长安路10号 电话:0513-83240801 12345  苏ICP备120677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