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首页  陵园简介  政务公开  陵园揽胜  陵园动态  教育活动  红色记忆  共建单位  网上祭扫  所获荣誉  服务指南
  【 红色记忆 】  您的位置: 首页 -> 红色记忆   
迎人民解放④——全线出击主动进攻 人民双庆全境解放
来源:启东烈士陵园  发表时间:2020-5-20 

专题三:迎人民解放

第四期:

全线出击主动进攻  人民双庆全境解放

    随着解放战争形势的全面发展,东南地区的敌人完全丧失了向解放区进攻的能力,但他们不甘心灭亡,转而高度收缩兵力,形成南北两个防御体系。南部以汇龙镇为中心,构筑南至泰安港,北到南阳村,东及惠和镇,西达圩角镇的环形防御体系;北部则固守吕四等大据点,以通东公路为纽带,和余东等据点构成线状防御体系。启东军民在主力部队的配合下,主动进攻,发动连续不断的攻势。

    在北部,吕四游击营和乡小队在吕四镇周围不断出击,破袭公路,拦截敌军运输车辆,并在海中游击营的配合下,歼灭敌渔民自卫队。战后,吕四区委在吕复乡召开公审大会,镇压了4个罪大恶极者,震动吕四的驻敌。194826日,东南警卫团二营在廿五总公路边设伏,战斗5分钟歼敌两个排。327日,国民党江苏省水警大队撤离吕四,向余东逃窜。吕四游击营和周围的乡小队迅速围住该镇,留守的还乡团见势不妙,逃上海船,游击营立即追击,截获一艘货运大船。千年古镇吕四由此解放。522日,攻克余东,至此北部地区全部解放。

    在南部,16月进行了一系列的战斗。194812日,分区七团由东南警卫团配合,攻打南阳村据点,晚8时,开始清扫外围敌人,俘获国民党海门五、六区自卫队和还乡团40多人,并将敌压缩至东街碉堡群。午夜前,七团用猛烈炮火摧毁敌人大部分工事,以一等功臣施惠昌为首的突击队,冒着敌人的弹雨,机敏地跃过60余米的开阔地带,烧掉竹篱笆、木栅栏等障碍物,又越过土围,以集束手榴弹开道,一举攻占前沿碉堡,掩护总攻部队。整个战斗于第二天上午9点结束,歼灭国民党启东保安队260多人。3日下午1时,七团又配合东南警卫团攻打东安镇据点,2小时解决战斗,生俘还乡团54;4时,七团另一路与警卫团一部包围永阳村据点,向敌展开强大的政治攻势,迫使60多守敌放下武器投降。随后,七团又攻占圩角镇、共和镇、永阳镇据点,从而在北部和西部,打开了汇龙外围环形防御体系的缺口。

    55日,分区八团及直属特务营与东南警卫团一起,攻下惠和镇据点。该据点位于汇龙镇东10里,是汇龙镇外围的重要支撑点。据点四周环以土墙,中间筑有核心工事,国民党启东县常备大队两个中队据险扼守。5日晚,八团四连、六连分别从西、北两面强攻。六连首先冒着敌人密集的火力和探照灯、照明弹的威胁,扑过河面,翻过围墙,强行突进,占领了南北街道,六连伤亡60多人。四连也在炮火掩护下占领西街道,敌人退至东、北两个核心工事死守。次日上午9时,八团发起总攻歼灭该工事守敌,其余工事守敌投降。此战共歼敌448人,缴获601门,机枪11挺。惠和镇的解放,打开了解放汇龙镇的东大门。

    19486月初,华东野战军33旅、分区八团、九团和各县警卫团集结启东,围攻汇龙镇。68日,部队以强大攻势迅速攻克合兴镇、永兴镇、龚仓角等汇龙镇外围据点,包围了江边重镇泰安港,并向汇龙镇守敌发起攻击。由于在通西“扫荡”的国民党军21师等部增援迅速,当晚我部队主动撤出战斗。此战虽未能攻下汇龙镇,但扫除了汇龙外围大小据点10处,歼敌390多名,缴获甚丰, 同时有力地支援了苏北地区的对敌斗争。战斗中,东南地区发动了28432个民工参战,救护伤员,运送粮草,收缴逃敌武器,拆除碉堡工事。100多名妇女干部、群众在杨香圃附近的后方医院,细心看护伤员。广大干部群众日夜参加战勤,慰劳部队。寅阳乡一夜之间凑了2000多只鸡蛋,包裹了1000多只粽子慰劳部队指战员。

    “六八”战斗后,国民党改组了启东县政府,加强对汇龙镇的驻防,成立启东保安团,汇龙镇驻敌总兵力1000多人,并重占龚仓角、三星镇、头星镇三处为流动据点,并派小股武装,流窜到解放区来抓丁抢粮。面对敌人的垂死挣扎,东南县委和行署在汇龙镇周围划出一个启中区,成立启中区队和各乡武工队,专门捕捉零散下乡活动的顽乡保长,伏击下乡抢掠的小股敌军,并展开政治攻势,分化瓦解敌军政人员。此后,启东残余守敌被紧紧围困在汇龙镇等两三个孤立的据点里,陷入了四面楚歌的境地。

    19491月初,淮海战役完成了消灭长江以北国民党军队主力的预定任务,解放军预备渡江南下。为了迎接解放,东南县委作了一系列的准备工作。8月底,吕四北部沿海六个乡建立沿海工作委员会;启东、启西、海南三区沿江地带分成东西两部建立两个沿江工作委员会,东部以戤效港为主,西部以北新镇、三和镇为主,并在聚星、吕四镇分别设立市镇临时工委会。以后,又在19个主要市镇设乡级专职市镇工作干部,进一步加强市镇工作。

    1949125日,东南行署撤销,分设启东与海门两县。127日,启东海门两县新县委、新政府成立。季新华任启东县委书记、梁尚人任县长。127日白天,驻守汇龙镇的残敌纷纷销毁文件,预备撤退,并纵兵大肆抢劫城内商店。一时间,城内妇女、小孩的哭声,群众的咒骂声,交织在一起,鸡飞狗叫,乱作一团。傍晚,残敌在我解放大军的胜利进军和地方武装的重重包围之下,惶乱不堪地倾巢颓败于泰安港口,不顾夜路岌岌,往崇明一带狼狈窜逃。至此,启东全境解放。

    128(农历十二月三十日)凌晨,启中区委、启中区队进驻汇龙镇,一面召开市民会议,宣讲我党、我军政策,安定民心,接管市政,一面派出战士四下警戒,维持秩序,搜索残敌,使避居城外的汇龙镇市民安然进城,欢度新春佳节。

    212日,正值元宵节,解放后的汇龙镇军民首次隆重举行大会,热烈庆祝启东全境解放和启东县人民政府成立。是日白天,汇龙镇市民在每个城门和街口,扎起牌楼,挂上彩灯,上面高悬着毛泽东主席和朱德总司令的画像。晚上,城内大街小巷、家家户户灯火辉煌,由二三千市民参加的庆祝大会在大操场召开。汇龙镇办事处负责人在会上讲了话,号召大家恢复生产,支援前线,争取全国早日解放。全场欢声雷动,口号声此起彼伏。

徐三郎

(1915-1948)

    1915年冬的一天,在崇明外沙惠隆镇(今启东县汇龙镇)西南3里多的一间茅草棚中,一个婴儿呱呱坠地。婴儿的降临,给这个以帮人纺纱织布、打短工为生的贫穷农户带来的不是喜庆,而是忧愁,添了一口,生计将更难维持。这个婴儿就是日后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威震敌胆,名扬启东的徐三郎。因其排行第三,故乳名小三郎。

    徐三郎一诞生,便在苦难与艰辛中挣扎。他的父母贫病交加,积劳成疾,在生下第四个孩子不久便相继离开人世,丢下4个未成年的子女相依为命。此后,幼小的徐三郎随着哥哥替人做短工,但仍食不果腹,衣不蔽体。不得已,徐三郎刚步入青年时期,就干起了靠卖气力挣钱的苦行当—— “推脚班”,不管春秋寒暑,风里闯,雨里滚,以维持生计。艰辛与苦难的磨炼,使他变得倔强、刚烈,不畏劳苦

    19383月,日军侵入启东地区后,日本帝国主义烧杀抢掠,屠戮中国人民的暴行,激起了徐三郎抗击日寇,报效祖国的决心。1940年底,新四军东进后,徐三郎遂加入我党领导的抗日武装崇启海常备旅。

    徐三郎参加革命后,骁勇善战,敢打敢冲,在一次战斗中, 徐三郎右脸中弹,致使嘴巴严重歪斜。

    1942年初,徐三郎患上了严重的关节炎,每逢阴雨、潮湿天气便疼痛难熬,举步维艰,为此他离开正规部队,来到启东三区区大队,任班长。此后,徐三郎常因关节炎发作而不能随队行动,住在群众家打埋伏。但他是个不甘寂寞的人,遇到区队有战事,他总是主动赶去参加。他对区队领导说:“如果有仗打,一定要告诉我,我即使拖着腿也要参加。”

    徐三郎性格开朗乐观,待人随和,因其嘴歪,同志们都亲切地称他为“徐歪嘴”。他有着一手好枪法,是区大队有名的机抢手。

    194367月间,为打击日伪军的疯狂“清乡”,徐三郎被派入敌泰安港据点做内线。他多次接应我方侦察人员潜入据点侦察敌情,并展开了部分策反工作,使七八名伪军携枪向我方投诚。1943年夏,徐三郎完成任务后回到区大队。

    徐三郎个子高大,机警灵活,处事果断,素以作战英勇而闻名。某次,区队驻在高家镇(东距县城汇龙镇10余里)一带,在附近开会的区政府人员,突然遭到敌人偷袭。徐三郎当机立断,立即率两个班佯装向东南方向撤退,引敌上钩。敌果然扑向徐三郎的两个班,当区政府人员脱离险境后,徐三郎又带领着战士们突然掉头,杀了一个回马枪,同迂回至另一侧的区队一部,合击了这股敌人,尔后安全撤退。1943年冬的一天,徐三郎随区队一起在汇龙镇西伏击日军,撤退中,徐三郎不幸身负重伤,一颗子弹由他的脑后穿过头颅,从前额穿出。由于战斗激烈,徐三郎负伤时未被及时发现,倒在田野中。当战斗结束后,战友们找到他时,他已气息奄奄,危在旦夕。战友们马上将其抬到三星镇附近一家私人诊所,经抢救,转危为安。之后,徐三郎住在这家诊所附近的群众家养伤,治愈后重回区队。

    1945年,徐三郎再次身负重伤,组织上让其离队就医。翌年春,入县公安局行动队,任小队长,以后升为副队长。

    1947年初,国民党反动派占领了北新、新港、久隆等镇后,天天下乡“清剿”、“扫荡”,捕捉我干部民兵,并在新港镇设立了“四乡联合办事处”,专门办了一所所谓自首人员训练班,威逼我干部、民兵自首。为打击敌人的露张气焰,粉碎敌人推行自首政策的阴谋,228日,徐三郎奉命率行动队捣毁新港镇敌“四乡联合办事处”。是日晨,徐三郎同七八名队员化装成赶早市做买卖的农民,挑着担子,掮着口袋,夹在熙熙攘攘赶早市的人群中混进新港镇。徐三郎怕自己因嘴歪被敌人认出,便用白布缠在头上,肩上扛着一大口袋粮食,将袋口衔在口中,挡住了半边歪脸,骗过了敌哨兵。徐三郎带一名队员封锁了镇南的敌碉堡,其余战士们冲进“四乡联合办事处”,敌人正呼呼大睡,见我战士从天而降,慌忙大叫“新四军来了”,四处逃命,“办事处”被捣毁。碉堡里的敌人集队正要出动,被徐三郎一阵弹雨猛扫,缩进碉堡。彼时,徐三郎腰部旧伤尚未痊愈,但他不顾个人安危,殿后掩护撤退,伤痛使他不能直立,他弯着腰边撤退,边向敌人射击。

    19474月,徐三郎调到启西区游击营,任副连长。同年夏,升任连长。此后,他带领连队同敌人作战多次,屡获胜利,战士们高兴地说:“只要跟着徐连长打仗,总归百战百胜。”他自己也常说:“打不过这批王八蛋,就不是娘肚子里生的。”徐三郎勇猛顽强的战斗作风,使敌人闻风丧胆,敌人只要听说徐三郎在附近活动,便不敢轻举妄动。

    19487月初,国民党汇龙镇守敌约一个连占领距汇龙镇西南10里许的三星镇。敌人白天到镇上修筑碉堡,晚间回汇龙镇宿营。716日,启西区游击营利用敌午睡之机,对这股敌军发起攻击,游击营兵分三路,一路从正在修建的碉堡西侧作佯攻;一路从东侧作正面进攻;一路由徐三郎率一个排占领三星镇东北方被毁坏的旧碉堡,堵截敌逃向汇龙镇的通道。并约定以枪响为号,统一行动。正当部队将逼近敌营时,气候突变,天空乌云翻滚,雷声阵阵。先赶到的西侧佯攻部队被跑到室外收衣物的敌军发现,双方即激烈交战起来。战斗打响后,我正面进攻部队迅速赶到,向敌发起猛攻。散人受两面夹击后,向东北方落荒溃逃。此时,徐三郎所率的一个排尚未到达预定阵地,在开阔地带仓促应战。敌抢先一步占领旧碉堡后,依靠断墙残垣顽抗。激战中,已占领屋顶制高点的我机枪手中弹负伤,徐三郎一跃冲上屋顶,冒着弹雨端起机枪,向敌猛扫。突然,徐三郎身中数弹倒下。这时,雷雨大作,雨雾迷漫,游击营在敌易守我难攻的危急情况下,借着大雨的掩护,迅速撒出了战斗。身负重伤的徐三郎被战士们抢救出来,在急速转移途中,终因流血过多,光荣牺牲,时年33岁。

    在徐三郎烈士的葬礼上,群众纷纷赶来致哀,为徐三郎的牺牲恸哭流泪。徐三郎的英勇事迹在群众中广为流传。

陈 孔

(1918-1948)

 

    陈孔,原名陈恳石。启东县王鲍乡才良村人。19181020日出生于一个农民家庭,迫于家境清寒,小学毕业后,即辍学回家种田,打短工,挑海鲜。

    新四军东进后,海启地区建立了敌后抗日根据地。1941年冬,陈孔联系了一批进步青年,参加了海启警卫团。不久,他担任了警卫团二营六连副连长。从此,开始了他转战南北,驰骋疆场的戎马生涯。

    1942年冬,陈孔随部队上升主力,编入新四军一师三旅七团,任二营六连副连长。1943年夏天,他奉命去华中抗大学习,毕业后,分配到七团特务连任副连长,不久调至二营四连任副连长。陈孔和威震敌胆的七团指战员一起,战斗在苏中敌后抗日战场。19443月,陈孔在有名的车桥战役中,与四连的其他领导一起,指挥连队占房屋,打墙洞,近迫作业,并开展政治攻势,攻下了伪公安局大碉堡。同年623日,陈孔参加了如中的耙齿凌遭遇战。革命军队的培养,枪林弹雨的考验,使他成为一名坚定的革命战士。

    陈孔,方脸阔嘴,浓眉大眼,腰粗膀圆,力大过人,性情直率豪爽,在战场上,他冲锋陷阵,无所畏惧,总是杀在第一线,因而被誉为全团的“四大金刚”之一。

    1944年底,陈孔所在的部队在粟裕师长率领下,渡江南下, 开辟苏浙新区,准备对日反攻。

    在浙江天目山地区三次保卫战中,已担任四连连长的陈孔,多次奉命率领连队机智勇敢地直插敌人腹地,完成领导交给的抢占阵地的任务。19453月,在歼灭“皖南事变”反共急先锋国民党五十二师的战斗中,陈孔连担任攻击敌占山头的任务。7日晚,陈孔率队乘着黑夜,沿着陡峭光秃的山坡,悄悄接近敌人,摸掉了敌人的哨兵,出其不意地奇袭了敌人的防地,夺取了制高点。当丢失了阵地的敌人重新组织力量,企图夺回这一山头时,陈孔冒着呼啸的炮弹和稠密的弹雨,在阵地上来回奔跑,布置防御,并鼓励战士们:“沉住气,把敌人放近点再打。”经多次艰苦的争夺,四连终于顶住了敌人一次又一次的集团性冲锋,坚守了阵地。翌日拂晓,敌人在我军全线反击下仓皇逃窜。在追击逃敌之中,陈孔所率的四连在一形似喇叭口的狭窄的山谷通道——黄泥冲,与死守峡口的两个连敌人,展开了血战,终于攻下了敌人固守的阵地。陈孔的优秀军事才能和勇敢的战斗作风得到了团、师领导的赞赏和信赖。1945年,陈孔参加了中国共产党。

    由于陈孔能征善战,他所率的连队多次担任了突击队的任务。19467月,苏中战役打响。在我军首攻宣家堡的战斗中,陈孔连奉命在宣家堡西北侧担任主攻。战前,陈孔冒着炮火,接近敌前沿阵地观察敌情,制定作战方案;作战中,他又亲率突击排,与勇士们一起拼杀鏖战在火线。

    如南战斗,陈孔连再次作为尖刀连,担任突击任务。战斗中,陈孔右臂负伤,住进后方医院。

    陈孔刚毅倔强,肯吃苦,不畏难。194612月,华中部队奉命北上山东作战。此时,陈孔的臂伤还未痊愈,但他积极要求重上前线,领导同意了他的请求,并任命他为二营营长。归队后,陈孔的伤口渐渐变成瘘管,他以坚韧的毅力,学会了用左手打枪、写字。在转战山东、豫东战场中,他吊着伤臂,始终坚持在部队,参加指挥作战,直至牺牲。

    陈孔担任营长后,仍身先士卒,每逢作战必亲临第一线,直接指挥突击连作战。19486月,在著名的豫东战役中,陈孔的二营在李岗一带顽强阻击援敌将近一天。为了夺取最后的胜利,陈孔同教导员一起深入连队进行动员,鼓舞士气,与突击连连长一同到阵地前部署兵力、火器,并亲自率突击连穿越青纱帐,突入敌人防地,经过激战,终于取得了战斗的胜利。

    秉性耿直的陈孔对上级敢于直抒己见,提出不同的观点和看法,但在执行命令时,却令行禁止,不折不扣,雷厉风行;对下级官兵,陈孔既要求严格,又谦逊随和,凡遇原则问题从不含糊。而在战斗之余,他又常和战士们说笑戏闹,战士们同他亲如兄弟。在行军途中,他总是不顾自己的伤痛,将坐骑让给伤病体弱的战土,或替战士们驮带东西,自己则背起枪支、被服,大步流星地和战士同行,有时还将自己脚上的鞋子脱给跑穿了鞋、磨破了脚的战士穿,得到了战士们的敬重。

    194811月,解放战争三大战役之一的淮海战役揭开序幕。时陈孔所在团的番号为华东野战军第四纵队十二师三十四团,陈孔任二营营长。在围歼碾庄圩国民党军队主力黄伯韬兵团,突破外围秦家楼的战斗中,陈孔率领二营担任主攻。1113日夜,二营向敌人发起猛烈攻击,陈孔身负重伤,抢救无效,牺牲在战场上,时年30岁。陈孔烈土遗体被安葬在战地附近,全国解放后,移至台儿庄烈士陵园。

 

陈更生

(1918-1948)

    陈更生,原名陈风林,小名锦康。19189月出生在崇明外沙(今启东县)久隆镇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里。幼时父亲贫病交加去世,母亲为生活所迫,再嫁。年仅3岁的陈更生为伯父收养。伯父省吃俭用送他去上学。苦水里泡大的陈更生,在学校里,不但勤奋好学,刻苦攻读,且能乐于助人。但读了四五年书,天灾人祸,家境日下,15岁时终于被迫辍学,开始帮人打短工,挣钱糊口。

    抗日战争燥发后,在我党影响下,1939年,陈更生参加了江苏省民众抗日自卫队独立第一支队,开始结识共产党人,在工作和斗争中,阶级觉悟迅速得到了提高。1940年,他转入地方工作,同年冬加入中国共产党。不久,参加了南通警卫团。从此,陈更生英勇战斗在辽阔的江海平原上

    19436月,就在启海敌我斗争形势最为紧张的时候,陈更生从南通警卫团调回了家乡,在东南行暑公安局行动队任指导员。在艰苦的反“清乡”斗争中,他经常率领队员神出鬼没地战斗在敌人的鼻子底下,杀敌夺枪,锄奸肃特,使敌伪闻风丧胆。

    1944年,反据点战斗打响,为响应苏中四分区司令员陶勇发出的从敌人手里夺取一打“弯夹子”(日军的“九六”式机枪)的号召,陈更生所在的行动队踊跃投入了这一行动。

    19448月的一天,陈更生化装成做生意的老板,带着两个行动队员,来到了崇海镇据点,摸清了日伪驻地的情况,回来后即同海南区委迅速制定了夺枪方案。时值中秋,他率领行动队员,插入敌据点,迅速控制了伪警察所,与此同时,另一路行动队员,推着两部小车子,装着鸡鸭鱼肉,化装成送礼的老百姓,由两面派保长带路,来到了崇海镇据点,乘日军吃喝之际,夺到了一挺机枪。当敌人发觉追来时,陈更生迅速带队掩护,正面阻击敌人,拼命把敌火力引向自已。在战斗中,陈更生中弹负伤,但他咬紧牙关,沉着地指挥队员们边打边撤,胜利地完成了缴“九六”式机枪的任务。

    抗战胜利后,陈更生调入东南警卫团任政治处保卫干事,先后参加了攻打崇明、奇袭宋季港、攻克灵甸港等战斗。1946年冬,他随部上升到华中九分区七团,后又上升到华野十一纵队三十三旅九十八团任三营营长。他三次参加了攻打如东掘港镇的战斗,两次攻打石港及三余战斗,在滥港桥、太平庵桥、栟茶、灵甸港、新港镇、马塘、刘桥、东安镇、南阳村、永阳村等战斗中,陈更生表现出了一个优秀指挥员所具备的组织严密、沉着冷静、指挥果断的素质和不怕牺牲、勇敢顽强的革命精神。在炮火连天的战场上,哪里最艰巨,哪里最危险,哪里就有他的身影。打石港,他在突破口上;打汇龙镇,他在最前沿阵地上。

    陈更生不仅是一个好指挥员,而且也是一个优秀的政工干部、模范的共产党员。当时部队和群众的生活十分艰苦,炊事班把高梁连皮带壳磨成粉,熬成稀饭,摊成煎饼,供部队充饥,不要说什么菜了,连盐都没有。偶尔找到几个辣椒,用火烧烧,碾成粉和着吃,也就算是菜了。陈更生有胃病,不能吃辣椒,通讯员跑了不少路,好不容易从群众那里买来一些萝卜,给营长当菜,可陈更生首先想到的是伤员,全叫卫生员给拿走了。陈更生就是这样处处关心同志,体贴战士。在九分区斗争最紧张艰苦的时候,行军中,陈更生始终和战士们在一起,照顾伤病员,抢着替他们扛枪背包。有好几次,他疲劳过度倒了下去,爬起来又走。石港战斗负伤后,身上还留着一颗子弹,但他从不提出去休养。陈更生处处以身作则,赢得了全营干部战士的尊敬和爱戴。

    194811月,陈更生率部参加了淮海战役。

    在姜公山战斗中,陈更生主动要求负责制高点的防御,带领着部队据守在山顶阵地。这是一个光秃秃的山头,没有任何障碍物,敌人的炮弹象雨点般地落在阵地上。陈更生率领指战员打退了敌人一次又一次的冲锋,前沿阵地上布满了敌人的尸体。但是,敌人为拿下姜公山阵地,不顾伤亡惨重,在猛烈的炮火掩护下,又一次组织冲锋,扑向我阵地,一批勇士在和敌人肉搏中壮烈牺牲,陈更生也中弹负伤,通讯员要抬他下山,他坚定地说:“不!今天我与阵地共存亡!”子弹和手榴弹都打光了,陈更生忍住剧烈的伤痛,大声地说:“同志们!没有子弹,我们有枪托,没有手榴弹,还有石头,就是剩下一个人,也得守住阵地!”惊心动魄的肉搏在山头展开,当后续部队冲上阵地时,陈更生已经壮烈地牺牲在姜公山阵地上。


 

 

   启东革命烈士陵园,暨启东市青少年爱国主义教育中心, 1950年始建于启东县人民公园。1959年重建于人民西路,现江苏省启东实验小学所在地。2003年根据我市城市建设和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需要,市委市政府决定对其实施整体搬迁,位于长安路西侧,原北郊站地段......

Copyright © 2012 启东市烈士陵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建立镜像
地址:启东市北郊长安路10号 电话:0513-83240801 12345  苏ICP备12067718号